深入看媒體
調查報導第一步 讓開放資料成為新聞工具/林靖堂 採訪報導
發表人 匿名 於 2013/8/8 16:19:02 (426 人讀取) 推文至 推文至Facebook 推文至twitter 推文至Plurk
分類:投入調查報導 善用公開資料



「資料新聞學(data journalism)即是從資料中找出故事,用資料來說故事」在台灣長期推動開放資料(Open Data)的Open Data TW 計畫負責人張維志與網路媒體工作者李怡志,「調查報導與資料新聞學」工作坊第二天場次中,介紹新興的資料新聞學概念與資料圖表的運用技巧。

資料(Date)+新聞學(Journalism)



張維志從資訊人的角度解釋資料新聞學的內涵,他指出資料新聞學其實就是「資料」(Date)加上新聞學(Journalism),用「資料說故事」而已,然而重點在於思考問題與尋找資訊。他說,人們的生活中已經很多資料四散各處,但是都沒有人去使用,例如核四爭議,有多少人曾前往台電網站尋找核四的相關資料?至於資料新聞學發展的歷史,則是直到維機解密公佈一連串舉世震驚的機密資訊後,資料新聞學才更重新為新聞界所重視

張維志說,現代生活架構在資訊上,過去傳統新聞把人的因素放在極為重要的位置,然而資訊則成為現今極為重要的內容。也由於資訊科技的進步,當今此一時代的資料來源、產量都比過往更為強大,工具技術的能力更強,因此新聞內容的生產也有更多可能性。

但是,要如何開始資料新聞學?張維志認為,如同論文寫作,問題意識是一切的開始。人們在日常生活的過程中,發現自己有個問題,想找出問題的答案,這事就是出發點,進而找出一組組的資料,從中拼湊看看能挖掘出什麼內容。他說,最簡單的做法,就是一天到晚問問題。每天告訴自己,「我想知道問題的答案,我想從中找出東西」。

然而,問完問題後資料如何尋找?身為資訊人的張維志指出,除了網路搜尋,最快最直接的方法卻是「打電話給政府要資料」。他說,只要有需要,可以引用政府資訊公開法向政府要資料,而政府資訊公開法中12類須主動公開的資料,包括施政計畫、業務統計、研究報告、預算決算書、公共工程與採購契約等,自然應該主動提供給人民參酌。

只是,話鋒一轉,張維志也批評台灣政府資訊公開不足,他指出台灣的資訊公開不如美國,美國聯邦政府的資訊都是公共財,然而台灣卻常常只能看政府的心情決定公開與否。張維志指出,政府擁有的資料不太願意提供給民眾,因此人們應主動去撼動、寫信,要求政府一定要回應,或打行政訴訟,讓政府資訊透明公開。也只有當當政府資訊公開時,透過資料蒐集與分析的報導,公信力會更強。

圖表新聞學



工作坊第二日下午場,李怡志則替工作坊的學員上了一堂如何製作讓讀者容易吸收新聞資訊的圖表新聞學。李怡志課堂上對於參與學員強調,不要忽視圖表的重要性,他認為新聞中的圖表最大的好處在於,能在最快的時間向讀者溝通一件事情,因此製作圖表一定要完成寫作者向讀者溝通解釋事件內涵的意圖。

李怡志表示,並非所有的資料經過整理後,就能成為資訊,也千萬不要把原始的資料直接視覺化,而是在製作圖表時,要讓資訊與視覺化的內容符合閱聽人的心理狀況,時時刻刻從讀者或閱聽人的立場去思考,對閱聽人而言,人們需要有什麼樣的知識與記憶。

李怡志進一步指出,新聞圖表在製作時,要思考自己所面對的閱聽人到底是誰?拿到任何資料後,都要思考閱聽人要什麼?要促使閱聽人產生何種知識?而閱聽人要的,其實就是一看就懂的訊息內容。

「調查報導與資料新聞學」工作坊第二天場次的內容,主要是針對「資料新聞學」此一新興的新聞內涵進行討論。講者認為,透過現代的網路科技與民主政治過程,許多人們日常的問題或亟待解決的政策爭議,都有相當「海量」的原始資料隱藏在網路世界或政府機構之中。而「資料新聞學」的意義與技巧,就在於透過尋找、整理、解析與呈現這些海量資料的過程中,發現事實的真相,或人們日常生活需要瞭解的資訊知識。
友善列印 傳送新聞和好友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