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亞洲華文專業新聞論壇,邀請中國優秀的新聞工作分享新聞調查報導的困境和機會。

中國新聞媒體的發展機會緊縮中

與會者首先提到,中國的調查報導以環境議題最為成功,但調查報導在「黨管媒體」的方針下,有無法克服的侷限。過去十年,中國社會逐漸面臨失控局面,失控分為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體制對體制內的失控」,其中包括中國共產黨對企業集團失去控制,也包括政黨對於黨體系人員的失控。當所有人都以利益為優先時,為共產黨的利益的向心力及忠誠便會逐漸消失。第二個層面則是「黨對社會的失控」,這表現在公共輿論場域的出現上。與會者認為,近年可以看到中國公共輿論場所的形成,各種國內外非政府組織都可以影響公共政策,但部分NGO仍會受到中國政府控制,政府常阻斷國內非政府組織與國外非政府組織的聯繫,避免其壯大。

第二位與會者則針對《南方週末》的困境提出看法。他表示,《南方週末》現在面臨層層困境,權力、商業、網路民意的互相角力,對報導形成一定的壓力,任何面向的報導都會招致批評。此外,新媒體如新浪等入口網站的出現衝擊了報社的生存,這些新媒體瓜分了廣告市場,使傳統報業在營利上漸感困難。與會者認為政府管制新聞的意圖日趨明顯,除了使用更有效、更先進的管制手法外,政府也採納了更專業的文宣系統,加上新興媒體與政治力的結合,南方傳媒與記者的新聞處境更是雪上加霜。中國傳統媒體在過去曾有高速發展的黃金十年,但這個時代卻成為南方報系「失語的年代」。

第三位與會者則表示,在過去十年內,中國開始大量出現社會運動,而環境運動是其中最顯著、最成功的社會運動。自1980年代三峽大壩興建開始,民間便意識到參與公共討論是可行的,可惜在1989年後政治控制再次緊縮。中國怒江工程則是非營利組織第一個成功阻擋的水利工程,許多非營利組織、北京相關團體及各地知識份子紛紛串聯抗議,也成功影響政府政策。他分享自身前往怒江報導的經驗,提到當時怒江居民大多不知道怒江工程的興建,對怒江水壩造成的傷害也一無所知,這類未經過當地居民的同意就實行的建設,在中國仍相當普遍。而環境議題之所以容易成功,與環境的非政治性有很大關連。環境議題如空氣污染、水源污染等問題,是民眾有感且難以忍受的,唯有此類全民受影響的環境污染議題,在中國才能獲得如此大的聲勢,也較少受政府當局直接限制。

中國的調查報導因對抗權威而起,如今要對抗的還有商業資本主義。在資本力量的干擾下,媒體自我審查風氣日盛,媒體公然向體制尋租也讓媒體公信力喪失。進行調查報導的記者,原先以監督政府為目的,但現在也須承受資本商的壓力,改變報導方向與強度。在中國的審查制度下,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內進行調查報導,又能穩定媒體的收入來源,成為中國記者進行深度報導時的阻礙。

中國與臺灣媒體的劣勢相呼應

在這場討論中國大陸調查報導的論壇中,三位台灣與談人羅世宏、陳一姍與范榮靖也提及了兩岸調查報導的現況。中正大學傳播學系教授羅世宏提到,台灣報業缺乏調查報導的傳統,但近年來有增加的趨勢。反觀中國大陸在政府的管制下,仍出現許多高規格的調查報導,台灣擁有相對自由的新聞風氣,也長期在中國大陸派駐記者,仍無法做出類似的調查報導,是台灣媒體值得深思的問題。

天下雜誌副總編輯陳一姍表示雜誌業受商業模式的影響,調查報導的數量日趨下降。以《天下雜誌》為例,每一篇報導出刊,都必須承擔被抽上百萬廣告的壓力。隨著網路崛起,各媒體的經營狀況快速惡化,其他缺乏資源的媒體不願投入人力與財力做調查報導,更不願得罪廣告商,致使台灣媒體與調查報導漸行漸遠。

資本力量的主導與網際網路興起,衝擊兩岸傳統媒體的調查報導。而中國大陸的媒體在政治的嚴格管制下,缺乏制度保障,這些如《南方週末》的批判媒體,往後還有多少力量與空間支持調查報導的進行,也值得持續觀察。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