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言者為楊凱斌

2015亞洲華文專業新聞論壇第三場,特別邀請到任職馬來西亞知名的網路媒體《當今大馬》的楊凱斌與談。楊凱斌認為現在的大馬新聞不自由的情況加劇,《當今大馬》面臨黨媒與新媒體的強勢競爭,帶有執政黨色彩主流媒體進軍新媒體,使得《當今大馬》的報導不再成為獨家。此外《當今大馬》也須加速諸多轉型,建立新讀者群、成立區域型聯盟與穩定收入來源成為《當今大馬》的主要目標。

《當今大馬》的發展歷程

《當今大馬》是馬來西亞最受歡迎的三語新聞網路,成立於1999年,它的出現與大馬近年的發展歷史息息相關。金融風暴與執政黨內部分裂讓大馬在2008年出現政治海嘯,在野黨首次在多個城市選區取得勝利,大馬直至今天一直處於「即將變天,但變天不成」的憂慮狀態。而執政黨內部的鬥爭,更讓大馬的醜聞風暴達到最高點,《當今大馬》便在主流媒體喪失公信力的時刻初試啼聲,成為國內重要政治新聞網站。

《當今大馬》中文版創刊主編楊凱斌表示,《當今大馬》面對國內的政經局勢變化,可以分為兩個主要時期。自1999年成立到2008年,《當今大馬》等網路媒體崛起,原本被拒於門外的採訪權,也終於拿到灰色採訪證,和大眾媒體享有相同採訪權。自2008年到現在,隨著執政黨意識到網路媒體的重要性,具有執政黨色彩的媒體紛紛湧現,聚焦於社群媒體的網路對決日益激烈。

《當今大馬》正面臨許多挑戰,主要的威脅仍來自不自由的政府。《當今大馬》過去曾受到國家級網路駭客攻擊,也曾遭執政當局拘留電腦。2008年大選後,執政黨意識到網路媒體的重要性,開始成立許多身份曖昧不明的網路媒體,替執政黨辯護政策,也撰寫文章攻擊在野黨。除了具有執政黨色彩的新媒體崛起外,過去一向捍衛執政黨利益的主流媒體為了挽回讀者,近年也開始要求執政黨鬆綁限制,資源更豐厚的主流媒體強勢進入網路戰場,勢必會對《當今大馬》構成威脅。此外,近年主流媒體直接以高薪在挖角專業的政治記者,使得網路媒體不再擁有獨家新聞,原先的優勢逐漸喪失。

新傳播環境帶來的挑戰與機會

面對新時代的挑戰,《當今大馬》需要調整與轉型。楊凱斌表示,網站需要新技術的引進,透過流量分析工具,可以更精準的得知讀者的需求。過去,他們曾一度抗拒使用科技工具來決定頭版及排行點擊,但新技術的確可以讓《當今大馬》透過數據,獲得更多廣告。此外,《當今大馬》希望成立區域型的新聞聯盟,透過聯盟平台交換新聞採訪。他舉馬航墜機事件為例,CNN的報導得以迅速且廣泛,原因在於CNN與許多媒體成立聯盟,讓CNN得以透過分享新聞的模式,建立起全球性的報導網絡。《當今大馬》若也能遵循此模式,將能轉型成更多元的網路媒體,並將影響力擴及海外。

網路媒體總要面對現實的資金問題,《當今大馬》主要的收入來自廣告與訂閱費用。為了獲得更穩定的資金,讀者互動與建立讀者忠誠度便格外重要。目前《當今大馬》的主要讀者為三十歲以上的男性,且集中在都市,這與新媒體應聚焦年輕人的特性完全相反,對《當今大馬》來說是一大隱憂。因此,楊凱斌希望能建立新的讀者群,包括女性、年輕人、少數族群與綠色議題等,並將《當今大馬》轉變成能夠分享與互動的新聞網站,也藉此得到讀者經濟或平台經濟,穩定收入來源。

《當今大馬》以小規模網站起家,但讀者逐漸要求其報導須快速且涵蓋所有議題,《當今大馬》在編輯策略上也要有所改變。從原先的單一語言,到現在有三個語言同時報導,編輯部必須要在寫稿的同時,交付其他人同步翻譯,將三國語言的新聞內容在最短時間內上線,記者也須一手包辦訪問、拍攝、剪輯、上傳及社群媒體廣播以提高效率。楊凱斌表示,「我們特別擅長大規模遊行抗議的滾動報導,通常記者都是全面出動,這樣的報導方式也可以對主流媒體造成壓力」,《當今大馬》報導迅速且包含多種語言,也因為其能獨立於執政黨而客觀報導,成為政治事件時民眾主要的資訊管道。

創立迄今十五年的《當今大馬》,成為馬來西亞最受歡迎的網路媒體,瀏覽量不斷攀升,今年更有望突破六千萬瀏覽人次。對此,楊凱斌認為,「新媒體是很精彩的一場冒險」,但這場冒險的未來仍充滿不確定性。面對控制媒體的惡法及執政黨的打壓,《當今大馬》須在新聞不自由的情況下努力轉型,成為能互動分享且擁有自身價值觀的新媒體。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