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國內媒體引述日本媒體報導日本讓失智老人在餐廳服務,而且點錯菜可以被接納,後來國內也開始考慮讓老人到超商擔任店員,即使失智老人做錯也無妨。於是,有的報導標題是「總是送錯菜」,有的則是「顧客笑著說會再來」,內文並說顧客覺得開心,失智者覺得療癒。

表面看,這報導顯示了讓失智者在社區工作、有社會參與,而且多麼被接納的狀況,這讓早發失智者有地方工作,是失智友善的先進作為;媒體想報導新聞,不想報導舊聞,可以理解,希望吸引人,也不難理解。只是以上新聞看來新奇、有趣、似乎也很有建設性,但冷靜想,或許媒體有值得省思的空間。

一方面,我們有無注意文化脈絡的差異?日本民眾平常是怎樣生活?在怎樣的有禮和表達習於不直接的文化下,原始報導傳達了皆大歡喜的訊息。但是在台灣,顧客會如何反應?

其次,如果超商標榜這裡有會算錯錢和送錯商品的老人,要是你我是失智老人,你的感覺如何?原來的挫折和不安,要在社區熟人面前放大展現,或要面對更多陌生客戶面孔,用很快很多來不及了解的語彙,要跟上他們,是什麼感覺?


在2005年,歐盟各國公共電視因為了社會高齡化而聯合發展手冊,將造成大眾對老人誤解和刻板印象的新聞收集成冊,分別有主題,來一一檢視;目的是希望所有媒體從業人員要非常謹慎,因為粗糙或無心之過,可能在戲謔中讓更多人誤解老人,最終影響老人發展機會和人權。那時雖然失智已是醫療問題,但可惜還未就失智的媒體印象多所著墨。

如今,歐盟以外許多社會高齡化,多數人仍是透過媒體理解高齡社會變化,所以事實與真相往往不一定相同。媒體也許可以說,新聞只是轉達社會所發生的現象;但以店員送錯菜例子來說,已經不只趣味問題,而是牽涉大眾會由此學習到底失智是什麼。

其實到目前為止,失智有兩百種之多,一半以上是歐茲海默症。失智有輕度也稱初期,而後有中度重度,並不是所有失智者都會送錯菜,失智也可能表現在其他方面上。

國內似乎有種習性,在研發照顧服務上,一從媒體聽到國外如何如何,就很想快快轉成國內亮點,甚至快快全面推廣。

在這種習性背景,媒體再報導送錯菜,加上現在是社群媒體當道時代,一下子這類標題和內文會很快散播到不同群體。包括一般人,也包括失智家屬,也有專業照顧者。

可是因為社群媒體經營特性關係,現在文章越來越短,更有機會讓閱聽人以很短的篇幅和時間,建立對某些議題的基本理解。媒體有民主社會影響決策參與資訊基礎提供者的功能,專業媒體實在要慎重,也因慎重維持專業可信度。送錯菜只是失智報導例子之一。台灣是快速老化社會,媒體仍是大眾理解變化和政策的來源;媒體怎樣引導大眾,其實對社會幸福感會有可觀影響。

其實,失智老人在全世界已有非常多工作和參與社會的機會。例如芬蘭輕度失智老人在社區服務重度失智老人,丹麥中重度失智老人在日照中心能正確地從事他們年輕熟悉的木工與農產加工,甚至有可觀生產力。所以除了送錯菜,但願我們也能介紹更多別的故事。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