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初,在聖保羅中心的一個廣場上,一群示威者試圖衝破警衛公會的入口大門,因為他們從社群媒體上,聽到了一段來自工會會長的語音訊息,宣稱警衛的薪資將大幅地降低;這場衝突導致六人因自製炸彈爆炸而受傷,然而,這段語音訊息事後被證實是假造的內容。

這則事件,事實上是巴西對於即將要舉行的選舉進行的一項試驗,如同巴西人民所相信的,許多事情的起因都是來自於錯誤訊息的散佈,而這樣的假新聞將入侵今年的巴西選舉。

與美國相似的情況是,新聞機器人與虛假的社群媒體帳號在巴西也不斷地在增加中。根據Getulio Vargas基金會(專職於教育與調查的機構)所做的調查,2017年由工會提出的4月總罷工行動,相關的推特互動中,有20%贊成罷工的用戶都是虛假的帳號;另外在2014年,推特中有關於總統選舉的討論中,有一成的比例也都是來自於虛擬帳號的討論。

對此,巴西第一個新聞監督團隊Agência Lupa的創始人Cristina Tardáguila(註一)預測:「今年夏天的選舉,假新聞與機器人將試圖控制政治的敘事模式。」而Agência Lup也因應這次的選舉擴大了團隊規模,以因應接下來的假新聞查核。而不只新聞工作者,報紙組織為了消弭錯誤訊息的流通,也投入了事實查核的行列;前面提過的Cristina Tardáguila曾待過的報紙《O Globo》,先是在2014年成立「Preto no Branco」部落格,著手進行事實資訊的查證,針對接下來的選舉,也成立了「É isso mesmo?(那是真的嗎?)」團隊。

而近來陸續成立的事實查核機構還包含了「Truco」,營運者Natalia Viana說,今年他們進行事實查核的區域將從五個州擴張為十個州,涵蓋了這次的地方選舉,同時也與Exame(巴西經濟和商業雜誌)和Jovem Pan(全國無線電網絡)建立了合作關係。另外還有創建於2015年的Aos Fatos,由原先的2人團隊成長為目前的9人團隊,Aos Fatos不僅替新聞網站工作,也和巴西的臉書合作,進行事實查核的交叉比對;聯合創辦人之一的Tai Nalon表示,Aos Fatos也對外擴大合作關係,除了在2016年增加了盟友BuzzFeed Brasil,也和UOL(巴西國家新聞與網路服務入口網站)保持緊密合作。

除新聞媒體之外,巴西當局也因應選舉,成立了專門小組。今年1月,巴西最高選舉法院(Tribunal Superior Eleitoral,簡稱TSE)(註二)當時地部長Gilmar Mendes宣布成立一個專門處理假新聞的工作小組,包含政府相關的情報部門、公民代表,以及軍方人員等組成這個諮詢委員會。TSE隨後在2月時,與幾個社群媒體巨頭進行了第一次會議,在會議中,Gilmar Mendes強調政府當局針對假新聞的措施,並不是進行審查。

然而,這個部分恰好是社會上所專注的問題核心。負責監督言論自由的非政府組織Instituto Palavra Abert總監Patricia Blanco強調:「政治人物和候選人,可能藉著打擊假新聞的藉口,進行實質審查,進而限制出版物,甚至是要求刪除對他們不利的訊息內容。」事實上,Instituto Palavra Abert正在推動有關法律條款對於「危險性」定義的討論,因為這涉及到法官該如何判斷哪些內容是否需要立即地被刪除。

目前,巴西國會中,至少有三項與假新聞相關的議案正在進行中,議案內容試圖將假新聞的始作俑者定罪,或是設定相關的罰款;但由於涉及言論自由流通,相關的法律是否能順利成立或者有效地執行,還有待觀察。

註一:Cristina Tardáguila原先在《O Globo》此份報紙的新聞編輯室中任職,2015年他離開該報,創建了巴西第一個新聞監督團隊Agência Lup,這個新聞監督團隊由原先的四位記者開始,到目前已經是15人的團隊。

註二:巴西自2002年開始,已經全面使用電子選票,TSE作為巴西最高選舉法院,即負責監督選舉以及避免選舉中發生舞弊或詐欺的行為。

 

延伸報導:

  1. 揭露巴西版「五毛」網軍疑干預大選的運作內幕(BBC中文網)
  2. 假新聞威脅大選(工商時報)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