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昌德(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教授)

編按:農曆年前,公視台語台一系列的Facebook貼文引起網友熱烈迴響,也引起媒體圈熱議貼文內容是否得當。這些討論,本身涉及對公視、媒體公共性的不同想像,也觸及了社群媒體崛起多時,卻仍然欠缺嚴肅討論的「小編」現象。《卓越新聞電子報》編輯團隊有鑑於此,分別邀請了數位意見不同的的媒體人撰稿評論。期盼能藉由不同立場的討論交鋒,能令大家對「社群小編」與「新聞媒體」之間的愛恨糾葛,有更多層面的思考與理解。

農曆年間《公視台語台》臉書粉專小編在給網友留言中,大酸高雄市長韓國瑜在高雄「消費」。對此,公視《有話好說》主持人陳信聰批評小編「撿到槍」,他說「媒體只是探照燈,提醒民眾哪裡出現問題。媒體已經有很大影響力,無論是主持人還是小編,都不要亂撿槍,更不要隨興掃射」,特別是公共電視的工作者,無須跟著「你討厭的媒體」那樣「亂來」。

我個人很可以理解陳信聰的憂慮及不以為然:因為台語台小編在臉書上的政治性發言,不只是小編的個性展現,同時也代表一個新聞工作者、乃至於公共媒體工作者的政治修辭與表態。

可是上述角度的批判,會不會是拿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

過往我們對新聞專業所堅守的「客觀中立」、判斷何為公共價值從菁英角度「給觀眾需要的」,都是大眾媒體時代的手段。過去只有國家與大資本才有足夠的資源,可以聘雇與訓練專業人員,成立與經營以大眾為對象的媒體。因此,為了社會或市場上最多數的「公民」與「消費者」,媒體從業者必須「中立」,而且必須有足夠的專業,容納與提供各種不同意見又無媒體專業素養的「大眾」,一個獲取資訊與發聲的空間。

但是網路使用者的分眾特色、以及所有人都可以輕易上手互相溝通的社群平台,使得帶有立場的分眾媒體,與非專業自居的平等互動,才能達到社群經營與流通資訊的目的。媒體粉專如果以過去菁英姿態做之君做之師的教訓網友,就像遺臣在清朝入關後還堅持要穿明朝服飾與髮型,那就只能「留髮不留頭」、在社群媒體中消失無蹤。

不過與此同時,媒體粉專也不能忽視原本新聞與媒體「守門」的專業規範,否則就與各種其他粉專沒有差異性,反而丟失了媒體的品牌與特殊性。因此,我建議更進一步深入檢視傳統新聞專業與公共價值的目標與手段,才能釐清新聞粉專社群經營的規範方向。

新聞專業追求的目標是報導事實,「客觀中立」不是唯一手段,例如許多為弱勢者發聲、帶有立場的獨立新聞工作者,其實也能揭露事實、成為優秀的新聞媒體。追求公共價值也不一定要把由上而下「給閱聽人所需」當作唯一手段,例如近年來許多推動科普的部落客甚至知識型網紅,其實也以更受歡迎的方式,實踐了社會啟蒙與連結的公共價值。

在社群媒體時代下,新聞專業不見得容不下小編表達政治立場的手段,但是必須謹守事實的報導。服務公眾的公共價值,也不見得不能大量運用網友會狂讚的行銷手法,但還是必須以實質對話為念。面對社群媒體的新時代,新聞界應該要做的是重新鑄劍,重新打造社群經營中新聞專業與公共價值的具體規則。

(本文為精簡版,完整版請見次期公視《開鏡》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