札克利|「慢慢來」文化加上新冠疫情 菲律賓記者永無止境的採訪日常

2020 年 04 月 08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聞產業

🔎關於「COVID-19」中文名詞使用的說明:

一、《卓越新聞電子報》為儘量避免可能涉及歧視性用語,我們本身的報導將使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在報導內文第一次出現時,會以括弧()說明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英文名「COVID-19」及俗名「武漢肺炎」,以利現在與未來的廣大讀者正確並迅速了解指涉報導的主題。
二、惟現階段「武漢肺炎」為台灣政府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的俗名,此名詞的使用可能基於方便性,未必有歧視的本意,我們將尊重外稿原作者的使用方式,不另行修改。

札克利|菲律賓傳真・熱愛新聞工作的媒體人

上週某一天的深夜兩點多,負責採訪國會新聞的菲律賓記者朋友,仍頻繁在社交媒體上發文,她對我說:「這是在菲律賓跑新聞的常態。」

總統有自己的時區?記者陷入漫長等待

當天,菲律賓國會舉行會議要審核《緊急狀態令》,擔心散播疾病,當地許多議員都是透過線上參加會議。一直到深夜,國會通過為期三國月緊急狀態令,這時記者們才能發稿休息。

國會或許是因為疫情的特殊狀況,才會開會至凌晨。不過大半夜召開記者會在菲律賓其實不算特別,總統杜特蒂Rodrigo Roa Duterte)就是「常客」。

杜特蒂剛上任時,記者們就發現他的作息異於常人,在工作安排上與歷屆總統和其他政治人物很不一樣,特別反映在開記者會的時間上。

杜特蒂總是選在深夜或清晨,召開新聞記者會宣佈重要事項,這也使得新聞從業人員,從第一線的記者、負責直播的工程人員、導播、以及攝影棚內的工作人員都得跟著他加班到深夜。

這樣的作息加上菲律賓「慢慢來」的文化,拉長了記者的工時,採訪總統府路線的記者也因此總是得陷入漫長等待。

3 月 30 日中午,馬拉坎南宮宣佈杜特蒂下午 4 點將就新冠肺炎(Covid-19,台灣正式名稱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俗名為「武漢肺炎」)疫情發表全國講話,4 點半的時候,總統府發言人表示,杜特蒂仍與專家開會,這樣大約半小時的延遲現象,在台灣官方的記者會上,其實也屢屢發生。

不過在菲律賓,這一等就是 6 個多小時,杜特蒂一直到當天近午夜才現身,許多在社交媒體等待他發言的菲律賓網友都表示失望,甚至在推特上開玩笑說「杜特蒂總是遲到,因為他有自己的時區」,每次只要他公布要發表講話,那就是 5 個小時後之後的事。

對民眾來說開開玩笑,記者會延遲或許沒什麼太大影響,但這早已是菲律賓新聞記者的日常,面對記者會總是延遲「很久」的日常,永無止境的工時。

菲律賓馬尼拉 3 月 15 日就宣布封城 1 個月,除了封鎖聯外交通,學校停課、公司停業、娛樂場所暫停外,夜間還實施嚴格宵禁,此規定在 3 月 16 日擴大至整個呂宋島,如今公共交通幾乎暫停,就連叫車服務的應用程式也都禁止。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圖1: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總是選在深夜或清晨召開新聞記者會宣佈重要事項(資料照片非疫情期間)|圖2:菲律賓國會舉行會議要審核《緊急狀態令》|圖3:擔心散播疾病,許多議員都是透過線上參加會議|圖4:菲律賓馬尼拉 3 月 15 日宣布封城 1 個月,公路上設置檢查站|圖5:出門採購須保持社交距離。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家裡就是攝影棚!在家工作像是沒有下班

這次的肺炎疫情也大大改變了菲律賓記者的工作樣貌。月 18 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菲律賓頻道(CNN Philippines)因為所在的辦公大樓有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因此停播超過 24 個小時進行消毒。

停播期間,該頻道仍在社交媒體上傳遞新聞,由記者、主播輪流直播,發布最新的疫情資訊並即時與網友互動,他們背景就是自家的房間或陽台。

該辦公室在消毒過後,仍只開放部份主控室或工程人員回到崗位,主播、記者全部改成在家裡播新聞或主持節目,因此在電視鏡面上可以看到主播坐在家裡與各記者連線,畫面則由辦公室的主控室操控,這儼然成為疫情下能繼續播放新聞的唯一方式,同時也讓觀眾感受到新聞人員堅守崗位的決心。

許多記者參與新聞記者會的方式也大大改變,因為菲律賓有許多國會議員及政府官員確診新冠肺炎,為了防止疫情擴散,許多記者會都改成直播方式,而記者則不用到現場參加,僅通過通訊軟體提問問題,許多記者甚至因為曾與確診官員或議員近距離接觸或採訪,而必須在家隔離。

有當地記者對我說,大部分媒體公司都要求記者、編輯在家裡工作,幾乎像是沒有下班一樣,每天不斷工作至深夜,對身體很大負擔。

CNN Philippines停播期間,記者、主播輪流直播,背景就是自家的房間或陽台。圖:札克利提供

2019 年新聞自由:菲律賓排名第 134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2019 年發佈的新聞自由排名中,菲律賓排名第 134,比前一年下降一名。去年,有 3 名菲律賓記者遭殺害死亡,報告指他們可能是被政客聘請的殺手謀殺,政客想方設法讓記者噤聲,卻總能逍遙法外。

無國界記者組織(RSF)2019 年發佈的新聞自由排名中,菲律賓排名第 134。圖:RSF(Fair Use)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政府上任以來不斷對媒體發出攻勢,除了威脅菲律賓最大電視台 ABS-CBN,稱他們違反外國人持股規定,要求法院取消其牌照外,杜特蒂政府也針對勇於批評杜特蒂政府,被當局視為眼中釘的新聞網站 Rappler 和其總編瑪莉亞・瑞薩(Maria Ressa,提出一連串控訴。

再加上近來疫情消息不斷,幾乎每天都有大量資訊需要消化後提供讀者,各國新聞人員都面對極大壓力及情緒負擔,菲律賓更因為疫情嚴峻加上政府效率低落,當地記者的工時拉長,也就更加辛苦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杜特蒂政府針對新聞網站 Rappler 和其總編瑪莉亞・瑞薩(Maria Ressa)提出一連串控訴。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