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家宜|波多馬克週記(5):實體的隔離、虛擬的連結——病毒蔓延時的地球村景觀

2020 年 04 月 13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聞背後

🔎關於「COVID-19」中文名詞使用的說明:

一、《卓越新聞電子報》為儘量避免可能涉及歧視性用語,我們本身的報導將使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簡稱「新冠肺炎」或「新冠病毒」),在報導內文第一次出現時,會以括弧()說明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英文名「COVID-19」及俗名「武漢肺炎」,以利現在與未來的廣大讀者正確並迅速了解指涉報導的主題。
二、惟現階段「武漢肺炎」為台灣政府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公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COVID-19)的俗名,此名詞的使用可能基於方便性,未必有歧視的本意,我們將尊重外稿原作者的使用方式,不另行修改。

邱家宜|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

努力維持日常生活,網路使用大爆發

三歲的約瑟夫跟爸媽正在電腦前與老師露薏莎小姐視訊,他原本每週參加 3 個下午的幼兒園(preschool),因為新冠病毒(COVID-19,台灣正式名稱為「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俗名為「武漢肺炎」)疫情已停課一個月,學校送來著色本、勞作材料、以及他平日喜愛的玩具,老師並安排與小朋友輪流視訊,讓互動不致中斷。

包括學齡前的孩子,所有「軟禁」在家的美國人,正努力維持生活運行,很多都改用網路。上班族在家工作、視訊開會,主婦上網購物擠爆亞馬遜,學校遠距上課,教會線上禮拜,華府眾多智庫頻繁舉辦的研討會與演講,通通改為遠端進行。

網路使用大爆發,讓美國最大電信公司 AT&T 於  4 月 5 日(週日)的網路流量較 2 月份同期提高 23%;寬頻龍頭康卡斯特(Comcast)3 月份尖峰流量較之前增加 30%,在都會區如芝加哥、舊金山,增幅更達 60%;而根據威訊通訊(Version Communications)的資料,除了上網看影片的流量持續增加,打遊戲的數據用量更不只翻倍。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圖1:爸媽陪著學齡前兒童線上學習(示意圖,非本文小朋友)|圖2:在家工作變成疫情蔓延時的不得不然|圖3、圖4:Amazon網路購物|圖5:視訊會議。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地球村」時代的到來:媒介是人的延伸

電子媒介問世後,加拿大學者麥克魯漢(Herbert Marshall McLuhan)上個世紀中葉已經預言「地球村」時代的到來,電子傳輸克服了地理距離,世界雞犬相聞。

麥氏看似通俗實則艱澀的理論,提到「媒介是人的延伸」:電子影像是眼睛的延伸,音訊傳輸是耳朵的延伸,電腦是中樞神經的延伸;過去千里眼、順風耳是神仙的本事,如今有了手機,人人都是千里眼、順風耳。麥克魯漢也用「媒介即訊息」,來形容不同傳播媒介的使用如何大幅改變社會運作與組織方式,如同印刷術帶來革命性衝擊,電子傳輸引領另一個人類文化新紀元。

但社會的改變與科學技術之關聯並非因果線性,麥克魯漢的洞見因此或被粗糙的批評為「技術決定論」。如果援引與麥氏同時代的英國思想家威廉斯(Raymond Henry Williams)對「科技與文化形式」的論點補充:一種技術是否被廣泛使用於人類社會,端看其是否符合社會意向(social intentions),如果不符社會意向(需求),新技術即使發明也會被束之高閣,反之,在社會意向驅使下,許多新技術被開發。

至於「社會意向」如何產生,是複雜的政治、文化、經濟因素互動結果。如今,我們可以對威廉斯的社會意向構成因素再做增華:那就是疫病的衝擊——不論是自然突變,或者由基因工程人為製造的病毒所導致的疫病。

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

如果 2001 9 11 日晚上,從電視畫面上親眼看到民航機撞進紐約雙子星大廈實況的台灣觀眾還無法體會「地球村」的意思,那麼看到近月來新冠病毒全球疫情統計這類訊息,應該就會明白了。

病毒橫掃世界並非首次,1918 年西班牙流感全球有五億人染病,死亡逾 5000 萬。當時電子通訊尚未發達,自然沒有全球疫情通報,新冠疫情是人類有史以來第一次,全球確診與死亡人數,每天(或更頻繁的)透過新聞媒體,經由各種固定與行動載具送到人們眼前。

21 世紀初加速進行的國際分工與全球化,讓物流、人流跨國頻繁移動,全人類休戚與共,連病毒都得共享。雖然人類因為有了電子設施,即使相隔千里也可以一秒連結,但從遠古以來,群體聚集的神聖儀式性與凝聚功能,不論在宗教、政治與社會上都意義充滿、難以取代,直到群聚與疫病死亡威脅劃上等號,在此「社會意向」下,網路視訊軟體第一次被全面嘗試用來取代運動競賽之外的人群實體聚集,這就是目前發生在美國的景象。

新冠肺炎全球疫情|更新時間04/15 10:30。影:中華電視公司@YouTube頻道(CC BY-SA 3.0 ) 

學校的果決、政府的尷尬⋯⋯

學校停課最早。在公衛研究領域聲譽卓著的 3 大學府:哈佛、史丹佛、麻省理工學院率先決定停止校園所有實體活動。三校校長 3 月中旬聯名投書《紐約時報》向社會說明:「突然要大學生通通回家,全部教職員改為線上工作,所有學術、體育、文化、藝術活動及人員參與會議即刻取消,關閉圖書館」,這些措施讓人覺得可怕,卻是必要,「因為其他國家的經驗已經顯示,儘速採取大動作才能延緩感染速度,讓醫療體系不致超載。」校長們說,全美若不儘快動作,弱勢群體會受創最深,他們強烈敦促還在猶豫的組織及單位立刻行動,以「換取生醫界研製解方的時間」,智哉斯言。

相較於學校的果決,政府機關的處境較尷尬,不僅各州步調不一,光是聯邦政府兩百多萬員工在疫情中該如何因應就很頭痛,哪些工作可以遠距?哪些還是得親臨現場?畢竟肉品檢驗、郵件遞送、海關驗護照等工作,是無法遠距進行的,整體狀況頗為混亂。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在公衛研究領域聲譽卓著的 3 大學府:哈佛、史丹佛、麻省理工學院率先決定停止校園所有實體活動。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遠距工作漸成王道!

但隨著疫情發展,遠距工作漸成王道,當國會山莊陸續出現確診,國會應該建立遠距運作機制以應付危急的說法幾成定論。而掌握先進視訊技術的大網路平台負責人在家工作的場景,除有助企業形象與收益,也說服社會。

經營會議平台的斯雷克科技(Slack Technologies)執行長巴特菲爾德Stewart Butterfield)曬出一張在家跟同事用 Zoom 開會的照片;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執行長皮查伊Sundar Pichai)透過自家產品 Hangouts 受訪,特別強調該公司查核不實訊息,並讓符合專業、有公信力的訊息優先流通的政策。產製網路軟硬體的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執行長羅賓斯(Chuck Robbins)則表示,他的同仁正全力讓供線上會議使用的 Webex 軟體跟上激增的需求。

隨著疫情發展,遠距工作漸成王道,視訊會議成為常規。圖:[email protected] Commons(CC BY-SA 3.0)

雖然有些雇主剛開始時很不情願,認為在家工作影響效率,但隨著疫情趨烈,都改口配合。全美掀起在家工作話題熱,包括:教人如何在家工作同時照顧不上學的孩子;描述電視台氣象主播如何把自家起居室、地下室或者車庫改裝成臨時攝影棚,遠端播氣象;甚至如何透過宅配加視訊,參加線上品酒會

以改善工作條件為宗旨的非政府組織則說,許多必須承擔育兒責任的女性早就嫻熟於此,而且對某些工作來說,在家工作的效果不比進辦公室差,甚至更好。潮流中,只有實力足以號令全球資本市場的華爾街金融業仍負嵎頑抗,大老闆們明示、暗示員工應該繼續上班,看來高收益的金融業風險果然也最高。

網路連結大量取代實體人群聚集不只出現在美國,在全球紛紛鎖國、封城保命的當下,實體的隔離只好透過虛擬的連結來彌補。病毒正在改變世界,地球村的新景觀即將浮現。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病毒正在改變世界,地球村的新景觀即將浮現。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