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卓新沙龍紀實 No. 3/林益如|電視新聞即時報導的變與不變

2020 年 08 月 20 日 | 卓新沙龍, 卓越新聞電子報, 活動紀實

陳洧農|特約記者採訪報導

「你到一個地方,把所見所聞抄錄下來,寫成一篇文章,然後跟你的國人、觀眾分享,這真是一件太棒的事情!」——林益如

妳以前每年做《熱線追蹤》都爬到 101 上面去,現在連要出家門都那麼困難。所以這種時候,妳更要對自己仁慈。」林益如的父親曾這樣鼓勵她。

台視晚間新聞主播林益如在 2011 年曾以紐西蘭大地震的報導獲得卓越新聞獎,幾年後卻因為嚴重的產後憂鬱而半年足不出戶,直到 2019 年再度以「福衛七號發射全紀錄」勇奪卓越新聞獎「即時新聞獎」殊榮。

她經歷了什麼樣的心路歷程?本次卓新沙龍,林益如除了透露採訪過程的秘辛之外,也分享自己如何踏上記者之路?以及對新聞工作的熱誠如何讓她從病中重新站起?

家學淵源 乃父之風

「你到一個地方,把所見所聞抄錄下來,寫成一篇文章,然後跟你的國人、觀眾分享,這真是一件太棒的事情!」

林益如 3 歲時,因為父親是中央社的特派記者,舉家搬遷到新加坡。有時父親外出工作也帶著她,讓她從小就有機會觀察身為記者的父親是如何與他人互動。她說,父親常帶著她一起去拍電報,她看著許多記者聚在一起,用各種不同語言討論新聞,讓她深感記者工作的魅力。

林益如表示,自己從小的弱點就是數學不好,到了高中更是只剩下零分。好在那年政大新聞系開放推薦甄試,教育政策的改變又使公民科的加權比重提升,讓一心想成為記者的林益如順利成為政大新聞系的學生。

在大三時擔任大學報總編的林益如,經常為了排版等工作和同學討論到半夜。儘管還是學生,卻跑了好幾次教育版的獨家新聞報導,讓她體會到認真做新聞的成就感。

2001 年林益如進入哥倫比亞大學國際事務學系就讀,沒想到才過 21 天,就發生了 911 事件。那時班上有一些同學是在職進修的新聞記者,當飛機撞上雙子大樓,大部分民眾為了逃難,都是從市中心往外跑,只有那些記者同學們往市中心衝,跑得滿身是灰。回想起當時情景,林益如說,那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原來這就是記者工作!這次的經驗,成為在多年後遭遇基督城大地震事件時,賦予她熱誠與信念的來源。

林益如在哥倫比亞大學念國際事務時,也修了許多新聞系的課,幫助新聞實務的養成。圖:陳洧農攝

預期外的即時報導:紐西蘭大地震

2011 年 2 月 22 日,紐西蘭南島發生了一場規模 6.3 的地震,造成巨大破壞,罹難人數高達 185 人,是紐西蘭有史以來死亡人數最多的自然災害之一。事發當時,林益如剛結束在紐西蘭的專題採訪,正要踏上歸途,主管從台灣打電話問她能不能到現場進行播報?然而當時的傳輸技術並不像如今一般便利快捷,所攜的設備也無法用於即時畫面回傳。林益如說,他們一開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本來主管已經要從台北派攝影組過去支援,但如此一來將大幅降低報導的時效性。

和主管討論後,林益如決定採取別的做法。當時通訊軟體 WhatsApp 還很新,林益如測出每次能傳輸的影片時間是 40 秒後,決定把一段一段的影像傳回台北,再由台北的工作人員把影片串起。後來陸續遇上飛機停飛、無處住宿等問題,憑藉著林益如臨機應變的能力、同業友人的協助,以及一點好運,才使這則預料之外的報導順利完成。

台視晚間新聞主播林益如在 2011 年曾以紐西蘭大地震的報導獲得卓越新聞獎。影: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YouTube頻道

長期籌備的科普新聞:福衛七號發射

「18 套劇本都要準備好!」

由於科普新聞容易予人困難、艱澀之感,在台灣向來非常冷門。那麼,林益如與台視新聞團隊又是如何「爆冷門」,在 2019 年靠著福衛七號發射的報導奪得卓新獎的殊榮?

林益如說,自己念大二時,曾在主播方念華的演講中聽到這樣的一句話:對於知識,身為一個新聞工作者不能挑食,即便是你最不擅長的。這句話讓林益如覺得非常受用,直到今天都銘記在心。「努力去消化自己可以理解的東西,幫觀眾問出重要的問題,這是記者要平常練好的基本功。」她說。

她說,因為自己真的不懂,因此接下任務後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專家請益,先後訪問了氣象局長鄭明典,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館長孫維新、國家太空中心主任林俊良。有了專家學者的協助,科普新聞就能夠不只是冷冰冰的科學知識,而能放在更大的脈絡中檢視,剖析其中所蘊含的社會、經濟與政治面向。

福衛七號是台灣設計的氣象衛星,要搭載在美國獵鷹重型火箭升空,過程極度複雜。該火箭開發公司 Space X 的執行長伊隆・馬斯克(Elon Musk)曾將火箭試射的多次失敗剪輯成影片,自我解嘲;換言之,有太多環節可能出錯。

林益如表示,要報導這樣的事件自然得做足準備,事前的模擬必須非常充分。所有參與製播與現場轉播的工作人員對於火箭升空的繁複步驟與時間點都必須熟爛於胸,並將每種突發狀況的應變方式內化為反射動作,因為在播報當下,是無暇多想的。

林益如表示,無論事前的準備再怎麼充分,都有可能遇到突發狀況,這時臨場反應就非常重要。擔任主持人的卓新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也說,記者的工作就是不斷的做決定,而許多不容細想的關鍵時刻,憑藉的就是從記者長期累積的工作經驗中淬鍊而來的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

台視晚間新聞主播林益如在 2019 年再次以福衛七號發射的報導勇奪卓越新聞獎。影:財團法人卓越新聞獎基金會@YouTube頻道

變動的時代  不變的熱誠

林益如在負責福衛七號的轉播工作時,儘管自認已經非常努力地消化所有相關知識,但一直到轉播前夜都還是覺得忐忑不安。為了平息焦慮,她到網上找了華特.克朗凱Walter Cronkite)轉播的美國登月報導來看。

華特.克朗凱是美國 CBS 電視台 50 年代的王牌主播,被譽為最值得信賴的美國人,也是林益如心中的楷模。她想,從克朗凱播報阿波羅 11 號登月的報導中,也許能得到一些靈感。

影片中,克朗凱維持著一貫的沉穩風範,但就在阿姆斯壯踏出登月小艇的那一刻,克朗凱摘下了眼鏡,悸動地表示自己見證了人類史上偉大的一刻。這份情感也傳達到了林益如心中。「Walter Cronkite 已經是半個多世紀以前的人,但是為什麼我今天看他的東西還是這麼感動?我覺得有些東西是不變的。」

由於年輕世代從網路上取得資訊的比重越來越高,從 2011 年到 2019 年,新聞工作已經有了非常大幅的變化,例如現在林益如自己也要開始做 Podcast,而台視也將觸角延伸至網路,開始經營 YouTube 與 Facebook。而在變中有所不變的,就是新聞工作者的熱誠。

美國 CBS 電視台王牌主播華特.克朗凱與登陸月球。影:CBS Sunday Morning@YouTube頻道(CC BY-SA 3.0 )

新聞工作:認同感的形塑者

大學時,林益如曾讀過一本書《想像的共同體》,當中提到,一個區域裡的人們之所以能建立認同感,就在於每天透過報章雜誌,人們一起了解在這片土地上發生的事,慢慢地「我們是共同體」的感受就會被孕育出來。她說,每天晚上播報新聞,整理了台灣發生的大小事,也是在形塑「我們大家都是在關心這塊土地、這個星球」。

她認為,不論是在台北新聞製播的現場,或是在福衛七號升空的現場,每個人心中的悸動,來自於一種共同感。

「我們很辛苦,在國際上有很多挫折,但在那一刻我們一起好好地做一件事、一起加油!我覺得那是一種榮耀感。」

是福是禍:救災現場的媒體

在第一時間趕赴新聞現場固然是記者的職責所在;然而,在重大災難發生時,媒體為了報導而搶快的過程,是否可能造成救災資源的排擠?

對此,林益如表示,的確有這樣的可能,例如紐西蘭政府在第一時間對於媒體抱持排拒的態度,但他們很快發現這樣的作法是有問題的,因為有媒體的報導才能讓政府的救災變得更透明,政府也才能做滾動式的檢討。所以震災發生 5 天後,政府就安排了會華語的警官向媒體說明狀況。

「你不能封閉跟媒體的溝通,反而是要保持與媒體溝通管道的暢通,我覺得他們有掌握到這點。」

現場也有聽眾問道,有時媒體在進行採訪,由於未顧及當地文化或傳統的特殊性,而造成的傷害,是否也應該在事後進行回顧或檢討?例如高雄的桃源鄉在八八風災時,因媒體報導而成為明星災區。但其實當地原住民在風災之後,已經開始自力進行救災、恢復過去傳統生活應對災難的機制;當民眾開始指責政府救災不力,資源的大量湧入反而使得部落凝聚力瓦解,許多不當的、急就章的救災方式造成了後來所謂的政策滅族問題。

對於這樣的反饋,林益如表示自己感到很慚愧,新聞工作緊湊的特質,的確讓他們很少去回顧或檢討報導的後續效應。雖然會在像是 921 大地震這類重大災難的 10 周年、20 周年時會回去看看災戶的重建狀況,但較少檢討自身報導帶來的影響,「我很高興你提出這個問題,我覺得如果有機會,真的應該回顧我們過去做的新聞,看看在報導之後是不是真的帶來一些傷害?」

林益如從經驗中整理出的記者基本功,淋漓盡致地展現在兩次得獎的報導中。圖:林益如提供

走出幽谷 從「心」出發

2017 年林益如出現嚴重的產後憂鬱症,長達半年無法踏出家門。她說,由於自己懷孕生產過程經歷了許多困難,導致荷爾蒙失調,得失心變得很重,極度害怕細菌病毒,每當朋友來探望,都不能進家門,只能離遠遠地跟她說話。可是她說:「我非常感謝,在我倒下去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還是有很多人愛著我,我還是很愛我的工作。」

林益如回憶道,那時每天像一灘爛泥般待在家裡,有一天好不容易股起勇氣和父親出門走走,到了台北 101 前面,父親感嘆地說:「你以前每年做《熱線追蹤》都要爬到 101 上面去,現在連要出家門都那麼困難。所以這種時候,你更要對自己仁慈,不要罵自己。」

林益如說,以前做新聞總是對自己非常嚴苛,不斷在內心要求自己不能失誤、不能犯錯。可是,在生了這場病之後,她發現要逼迫自己振作起來已經是不可能的事,因為身體已經完全不聽使喚。

生產 3 個月後,她向主管表達要練習回去上班,經理答應了。她每天練習去公司在自己的位子上坐滿 4 小時,「也不跟別人接觸,不知道在幹嘛,可是同事給了我很多的愛。」每天同事陪著他練習報兩、三條新聞,就這樣練了 1 個月。同事與主管的信賴讓益如非常感動,是她能順利回到工作崗位的原因。

有了這樣的經歷,在福衛七號報導的準備過程中,她的心態有了轉變,不再那麼嚴格逼迫自己,更多的關懷是放在將自己的感動傳達出去、並且快樂地做這份工作。

她說,這場病對她也許是種祝福,「如果不是生這場病,我不會有這麼柔軟的一面。」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