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因不只搞笑,還是假訊息的推手?

2021 年 04 月 08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聞背後, 新聞識讀

劉郁葶|特約記者編譯報導

相信台灣人對於迷因一點都不陌生,每天在 FB、IG、Line 等社群媒體,都能看到它走在時事的風口浪尖。就以近期「把名字改成鮭魚」的風潮,台灣迷因 taiwan meme 當日就推出多篇迷因,其中一篇創意迷因合輯更多達 7,500 次分享,傳播甚廣。

究竟迷因是什麼呢?迷因是一種混合式的媒體,通常是文字疊加在照片或影片上,並由多人共享、重新混合,因迷因具備幽默、諷刺的特質,經常在網路上廣傳。迷因具備多種意涵,通常被視為網路的搞笑圖片,或當作對新聞事件的「快速評論」,抑或是種「講真話」的方式。

事實上,「迷因」一詞可以追溯到 1976 年,演化生物學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在他的書《自私的基因》基於生物演化的觀點,指出一個社會中各式各樣的文化元素就像基因一樣,也能透過模仿、轉譯來傳遞到下一代。

於是,他結合了希臘字根「mimeme」的意思(模仿)與「基因」的英文拼音(gene),把這種會代代傳下去的文化元素稱之為「迷因」(meme)。

由於照片編輯和共享軟體的普及,迷因變得越來越流行。Facebook 首席技術長邁克・施羅普弗(Mike Schroepfer)說:「10 到 12 年前,我們主要在社群平台上看到圖像。現在,圖像加上文字和影片的數量正在上升。」

Google 新聞實驗室發起的事實查核機構「初稿」(First Draft)策略研究主管克萊兒・沃德(Claire Wardle)也說:「這些圖像位於 Dropbox 文件夾中,任何人都可以在網路上取用、重新混合和發布。迷因是人們吸收訊息的一種複雜方式,而不僅是青少年在玩。」

迷音無傷大雅?還是假訊息溫床?

有些迷因可能無傷大雅,例如美國總統就職典禮當天,民主黨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一身羽絨外套,配上雙手交叉的翹腳姿勢,表情淡漠的模樣,因為與莊重的典禮反差太大,意外成為媒體焦點,不僅短短幾天內被製作成各種網路迷因,成為社群媒體病毒式傳播的新寵兒。

儘管許多人認為迷因是無害的娛樂活動,但迷因對時事滑稽而尖刻的評論卻遠遠超過以往,有些人開始將它視為威脅。此外,有些迷因甚至會欺騙閱聽人,使他們對某件事恐懼或產生偏見。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伯尼・桑德斯的這個淡定坐姿,成為瘋狂傳播的各種迷因。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網路(Fair Use)

媒體情報公司 Zignal Labs 的最新研究顯示,迷因如何成為強大的媒介,被用來傳播 COVID-19 疫苗的錯誤信息。 早在去年 12 月下旬,有個迷音覆蓋的文字顯示,5G 晶片結構與 COVID-19 疫苗的結構相同,在 twitter 上被廣傳分享,誤導大眾「5G 晶片已被放入疫苗中」。而根據本月初的一項研究結果,人們接種疫苗的意願降低 6%,與暴露於疫苗的錯誤信息有關。

用迷因影響選情、攻擊政治對手

迷因不僅是假訊息的推手,甚至是網路政治戰的一環。迷因被全球各地的政府、政治候選人、激進分子所使用,以發動網路上的「迷因戰爭」。

舉例來說,俄羅斯利用迷音和社交媒體技巧,企圖影響 2016 年美國大選,它藉由有「網路研究機構」(Internet Research Agency)之稱的網軍農場,在各種平台上傳播親川普、反柯林頓的內容。其他如香港和中國,加薩和以色列,以及印度和巴基斯坦等國的領土衝突中,雙方都使用迷因來影響國內和國際的情緒。

其中最為顯著的例子,是川普的支持者發起諷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的主題標籤–「#DraftMyWife」、「#DraftOurDaughters」。這項策略很簡單:犯罪者從希拉蕊的官方活動素材中取得圖像,並進行修改,形塑成「希拉蕊·當選總統後,便將徵召婦女入伍」的形象,使其選票流失。

若仔細搜尋,會發現希拉蕊實際上在 2016 年 6 月曾發表一場演講,支持婦女有被徵召的資格的法案,但僅限於發生國家緊急情況。而這項要求再通過不久後也被刪除。由此可見,希拉蕊並非徵召婦女入伍,卻被人有意捏造。

上述的例子,媒體企業家萊恩·哈勒戴(Ryan Holiday)在他的書中《被新聞出賣的世界:「相信我,我在說謊」,一個媒體操縱者的告白》,率先提出了稱為「向上鍊」的流程:這類假訊息始於部落格或其他低標準的新聞,若沒被識破,人們開始不經意地用推文散佈,導致更大、信譽更好的媒體報導。

好在「#DraftMyWife」很早就被破,並在《華盛頓郵報》、《衛報》和其他媒體被揭穿。問題是,糾正假訊息,也在過程中達到迷因被廣傳的目標,整個過程稱之為「擴大」。迷因讓有心人士製造騙局、操作心理,應當將它們視為威脅。對此,美國國會正提出法案以期成立全國性的委員會,以評估社交媒體對國內外使用者造成的傷害。

希拉蕊被反對者做成各種「徵召女性入伍」的迷因。圖:KnowYourMeme (Fair Use)

如何識別迷因?了解「文化背景」是關鍵

多年來,人們擔心 Deepfake(中文譯作「深假」或「深偽」,是一種透過 AI 人工智慧中的深度學習技術,所創造出的偽造訊息)是真相的最大威脅。相反地,事實證明,迷因是傳播錯誤信息有效的工具,因為它們更容易產生,且難以用人工智慧追蹤與改善。

儘管人工智慧已能成功識別誤導性的短語、圖像,但當文本和圖像或影像疊加一起時,人工智慧難以辨識。迷因可以任意地變複雜,字母的形式、大小、位置都可以改變,「對於深度學習系統而言,解析起來可能極其困難」Vicarious AI的創始人迪立普・喬治(Dileep George)說到,隨著用於訓練它們的數據的增加,人工智慧系統未來可能會檢測到它們。

但是,人工智慧在檢測時面臨到另一個挑戰:「了解文化背景」,原因在於迷因通常植根於「諷刺」,它的涵意因社會、國家背景,或製造的人而改變,很難追蹤。

迷因在當前各個社交媒體上傳播,各平台也作出了調整。Facebook 過去曾組織了一次 Hateful Memes Challenge(「仇恨迷因挑戰」),旨在鼓勵AI研究人員,開發可識別的仇恨迷因的新系統。

Twitter 最近推出有群眾外包之稱的「Birdwatch」,透過平台上的 Tweet 打擊錯誤信息,在發現錯誤、誤導或不合裡的訊息時提供註釋。除了社群媒體,目前已有 KnowYourMeme 平台,詳細描述流行背景,並定期更新內容,可初步追蹤迷因的起源。

假訊息追蹤公司 Kinzen 的編輯主管尚恩・克里維(Shane Creevy)表示,若想要大規模地解決含有錯誤訊息的迷因,有兩種方法——分散人們對內容的掌控權,或請眾人協助辨別潛在的誤導性迷因。最重要的是:「我很樂意開發出解決迷因問題的技術。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克里維說。

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