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新聞付費牆制度而言,疫情大流行意味著什麼?

2021 年 04 月 20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聞產業

易淳敏|特約記者編譯報導

新聞付費牆行之有年

歐美知名媒體推行新聞付費牆已行之有年,除了美國《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彭博社》,法國、義大利、波蘭、德國和芬蘭等國眾多新聞組織也築起了付費牆,包括英國《金融時報》、《泰晤士報》、德國《時代週報》(Die Zeit)等。

有感於印刷報紙的收入減少、網路及社群媒體的崛起,《紐約時報》自 2011 年開始打造付費牆以增加收益,隨後不少新聞媒體也逐漸採用。近期,國際新聞通訊路透社(Reuter)也拋下震撼彈,宣布主要網站改版,並將加入付費牆的行列。

在付費牆制度下,讀者必須透過付費才能觀看新聞,各家媒體的實施辦法也不盡相同。允許讀者在付費前免費閱讀幾篇新聞者,被稱為「軟性付費牆」(Soft paywall);而規定先付費才能觀看所有內容的則是「硬性付費牆」(Hard paywall)。

疫情推倒付費牆?

近年,根據觀察越來越多讀者願意打破高牆、為新聞內容付費。自 2020 年三月隨著 COVID-19 病毒肆虐全球,基於疫情資訊攸關性命、傳播需求大增,美國新聞出版業陸續降低或取消「付費牆」,讓所有民眾都能免費取得即時新聞。

一般來說,付費牆內的用戶是新聞受眾中擁有最高教育程度與經濟能力者,降低付費牆門檻、給予大眾等質等量的資訊看似合乎道德標準。究竟媒體業者能夠承受「新聞免費」多久,又該如何評斷哪些報導對於大眾是「必要的」資訊?都是後疫情時代媒體業者所面臨的新課題。

牆裡牆外非絕對,服務大眾是新聞業的核心

雷諾茲新聞機構(RJI)和美國新聞協會(API)為促進新聞可信度,攜手進行「信任新聞」(Trusting News)的研究計畫。計畫負責人 Joy Mayer 認為「服務大眾是新聞業的核心」,然而,對於建立付費牆的新聞編輯室而言,在維持財務穩定與提供大眾資訊服務之間,不可避免地存在衝突、緊張的關係。

長期關注科技與媒體的獨立記者 Simon Owens 認為,從商業角度來看,業者確實會想把最有價值的內容置於付費牆後。不過,降低「服務性新聞」(Service journalism,即一般消費者為導向的新聞服務)的付費牆,不僅有益於公共關係和品牌建立,同時也使得讀者更傾向付費支持新聞工作。

疫情爆發後,《大西洋報》(The Atlantic)最先移除有關 COVID-19 病毒報導的付費牆,獲得大力讚賞,訂閱戶甚至在去年新增近四十萬人。責任編輯 Adrienne LaFrance 深信,讓每個人都能免費瀏覽疫情相關報導是一個正確的決定。

此外,《華爾街日報》繼 1996 年啟動付費牆機制後,重新祭出全面性措施。編輯們製作第一份 COVID-19 病毒須知手冊《What We Know》,每日由記者更新疫情資訊、免費供大眾閱覽。新聞策略總編輯 Louise Story 認為,攸關人民生活和性命的議題都應奠基於服務大眾。因此,在美國歷經2018年造成慘重災害的邁克爾颶風(Hurricane Michael)和佛羅倫斯颶風(Hurricane Florence)以及 2020 總統大選期間及之後,《華爾街日報》取消了其他報導的付費機制。

雷諾茲新聞機構(RJI)和美國新聞協會(API)為促進新聞可信度,攜手進行「信任新聞」(Trusting News)的研究計畫。圖:「信任新聞」官網

服務性新聞的範疇界定不清

事實證明,COVID-19 病毒並非唯一隸屬服務性新聞範疇的主題,警察暴力、黑人民權運動「黑人的命重要」(Black Lives Matter)以及總統大選都是至關重要的議題。新聞媒體在界定「公共服務性」上的模糊不清,導致讀者困惑和不信任。

特別是近期不少讀者有感於疫情相關報導重新被拒於付費牆外,認為「新聞業者終究是貪婪的」,不斷積累的憤怒深化閱聽眾和媒體之間的代溝。據觀察,Joy Mayer 點出一般新聞消費者普遍對於新聞產業的運作機制了解不多,而記者也未能現身說明為什麼新聞工作者需要大眾支持、解釋業者如何仰賴訂閱制度維持生存並支付工資,才會導致讀者無法理解。

再者,付費牆對於每位讀者的影響也不盡相同。舉例而言,去年八月《時事雙月刊》(Current Affairs刊文「真相必須付出代價,而謊言卻是免費的」(“The Truth Is Paywalled But The Lies Are Free”),內容提及許多左派出版業對該文章進行全盤研究與事實查核,並採取付費牆制度;反觀右翼媒體則向任何點擊的讀者散播陰謀論與種族主義。

據統計,美國僅 16% 的讀者付費訂閱新聞媒體,大多數人不但被屏蔽於知識外,甚至有可能大量暴露在經常夾帶錯誤訊息的極右翼媒體中。 

「我們不能一邊抱怨錯誤資訊滿天飛、大眾缺乏新聞素養,又一邊拒絕接觸我們應該教育的閱聽眾。」美國西北大學梅迪爾新聞學院(Northwestern University’s Medill School)講師 Arionne Nettles 認為,不論願意與否,身為新聞教育工作者必須更加努力傳播我們希望閱聽眾理解的價值。

事關性命及公共服務應超越使用者付費

目前新聞產業激盪出一種新的混合模式,在事關性命及公共服務的範疇內,將使用者付費置於一旁,向所有人免費提供報導,同時在付費牆後繼續供應優質內容。

儘管如此,許多非營利新聞組織仍持不同看法。非營利女性主義雜誌《Bitch》發行人 Soraya Membreno 表示,使用者付費以換取優質新聞固然重要,但這並不是真正符合該雜誌服務大眾的理念。作為非營利媒體,Soraya Membreno 相信女性主義之於閱聽眾應一視同仁,並引導讀者透過女性主義視角,來觀看日常中消費的媒體和流行文化。

現階段新聞工作者勢在必行的便是鼓勵民眾在可負擔的情況下,付費訂閱新聞媒體、成為會員。縱使無法期待所有人都能做到,Arionne Nettles 相信持續盡力產製優質內容以服務付費讀者,未來就有望看見更多改變。

這場疫情迫使新聞業者重新檢視媒體生態,梳理付費牆存在的必要性。倘若取消付費牆成為常態,業者就必須在維持新聞成本與品質、以及回應大眾疑慮之間找尋媒體新型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