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的交流:疫情大流行時崛起的社群平台 Clubhouse!

2021 年 06 月 04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媒體

劉郁葶|特約記者編譯・鄭凱榕|補充整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Clubhouse 是以聲音為主的社交平台,獲得邀請或登記排隊的用戶,才有緣一睹其面貌。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近期一款名為 Clubhouse 的社交媒體,在全世界竄紅開來,引發熱烈討論與迴響,更吸引許多當紅名人使用,究竟語音社群平台 Clubhouse 有什麼魔力?

Clubhouse 是以聲音為主的社交平台,獲得邀請或登記排隊的用戶,才有緣一睹其面貌。與線上的直播、Podcast 不同,Clubhouse 的使用者可以在軟體內開公開、私密的語音聊天「房間」,它最大吸引力之一是純聲音的交流模式,主持人、演講者與聽眾的關係,建立在親密而引人入勝的聲音流動。

目前全世界的影響者正在使用 Clubhouse 主持有關各種主題的公開對話,它吸引了其他知名用戶,例如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特斯拉創辦人馬斯克(Elon Musk)、知名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等人上來露面,使 Clubhouse 更加引人注目。

出版商也搶攻 Clubhouse!吸引聽眾成為讀者

我們可以把 Clubhouse 想像成是一個大型的綜合俱樂部會所,會員可以成立小型的俱樂部(Club,亦有譯為「社群」)定期聚會,也可以單純開房間(Room)聊天。

根據 CNBC 的報告,Clubhouse 社交媒體平台的創始人戴維森(Paul Davison)和塞斯(Rohan Seth)在 2 月時宣布,儘管 Clubhouse 仍處於測試階段,但每週仍有一千萬活躍用戶。隨著 Clubhouse 上的用戶增加,也讓出版商嗅到一股商機。如今,有關生活、商業、金融領域的出版商也湧向該平台,結識他們的受眾,同時測試了藉由 Clubhouse 營利的方法。

自 1 月份以來,一直在 Clubhouse 上進行實驗的美國金融媒體《內幕》(Insider,原名為《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於 3 月 10 日時舉辦了 8 小時的線上活動,全天吸引 700 多名聽眾。當日最熱門的話題是:「數位浪潮下的文化:取消文化是否存在?」,根據《內幕》的主管波蘭德(Jennifer Polland)的說法,該會議吸引 340 位聽眾。

此外,知名雅虎(Yahoo)主播兼財經記者麥爾思(Kristin Myers),也善用 Clubhouse 的熱度,目前為止擁有 2,600 名追蹤者(followers),她與賓州大學的 2 位校友共同製作每週一次節目「黑富星期三」(Black Wealth Wednesdays),該節目每週平均有 1,000 到 2,000 人收聽。

美國知名時尚雜誌《柯夢波丹》(Cosmopolitan)的時尚編輯們於 3 月 2 日與設計師明可佛(Rebecca Minkoff)和 「Naclo Apparel 服裝」聯合創辦人薇蓮(Jamie William),在 Clubhouse 進行了首次開房間對談。柯夢波丹新興平台經理菈迪耶(Mia Lardiere)表示,設計師明可佛在 Clubhouse 有 6,000 多個追隨者,藉由她的盛譽,不僅能吸引關注者,而且還能依靠其專業知識,讓對話變得輕鬆自然。

雅虎期望像麥爾思這樣的專業人才,有助於幫其定位為千禧一代和 Z 世代個人理財權威平台;《內幕》希望透過活動在 Clubhouse 上拓展廣度,它包括 8 個不同的新聞台,並吸引其他團隊的記者和編輯。《柯夢波丹》則希望深究特定主題,並培養超級粉絲。

目前看來,聽眾似乎慢慢轉變為追蹤者,雅虎主播麥爾思的「黑富關天」(Black Wealth Matters)俱樂部在發布時,已有 7,000 多名成員,和近 66,000 名關注者;《內幕》俱樂部目前有 79 名成員和 800 多名關注者;《柯夢波丹》尚未建立俱樂部。

雅虎知名主播兼財經記者麥爾思目前在 Clubhouse 上已有 2,600 人追蹤,她每週主持的「黑富關天」節目廣受好評。圖:截圖自 Clubhouse(Fair Use)

明星記者影響力不容小覷!知名度帶來網站流量

總體而言,出版商同意從生產的角度來看,在 Clubhouse 上創建和主持聊天的難度較容易,且進入門檻低。鼓勵員工參與 Clubhouse 是擴大出版物影響的另一種方法。任何在特定主題上,具備專業知識的人,都可以使用 Clubhouse 擴大他們的影響範圍。當記者、編輯越知名,就會有更多的人想閱讀他們的作品,造訪網站的流量也會增加。

儘管 Clubhouse 尚未建立可容納出版物的帳戶,但對每個記者、編輯、出版商來說,這將是一個絕佳的設置。數位化出版商最好確保在 Clubhouse 開的房間(Room)、俱樂部(Club),與出版物的主題保持一致。例如,經營體育網站的出版商,在 Clubhouse 上應當成立和運動相關的「房間」。

如果出版商已經在自己的領域中,建立強大的專家網絡,則可以考慮將資源合併。例如,B2B 雜誌的出版商,可以就 2021 年的最新業務趨勢,邀請各專家主持會議小組,讓聽眾可以從中獲得知識。房間可設為公開或私人,但若出版商想擴大影響力,建議將其設為「公開」。

Web Publisher Pro」在〈數位出版者是否應使用 Clubhouse?〉(Should Digital Publishers Use Clubhouse?)一文中提到數位出版商在 Clubhouse 應注意的守則:

1. 使用 Clubhouse 的免費邀請碼,提高在其他社交媒體平台上的參與度。

2. 加入任何熱門話題前,請先了解 Clubhouse 的文化。

3. 吸引新讀者和訂閱者的最佳方法,是在會議室中分享專業知識。

4. 在 Clubhouse 建立未來議題的房間,這樣就不會錯過即將進行的對談。

5. 部分媒體報導有關 Clubhouse 騷擾問題,時應採取預防措施以保護自己。

6. 部分品牌已開始贊助 Clubhouse 會議討論,較大型的出版商未來也可能這麼做。

當 Clubhouse 不再免費!用戶未來恐需付門票、小費

Clubhouse 正在考慮三種類型的創收方式:小費、門票和訂閱。目前,這些出版商並沒有從 Clubhouse 中賺錢,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沒有考慮這一點。

《內幕》希望為其俱樂部成員提供 30 天免費試用,將 Clubhouse 的追蹤者變成訂戶;《柯夢波丹》的下一步是為其子頻道「占星」(Astrology)創建一個 Clubhouse 房間,該會議室在 Instagram 等其他社交平台上都有追蹤者。雖然「占星」網站不需會員資格,但觀察《柯夢波丹》的網站及其占星術內容,目前都在付費專區,從過去的經驗來看,熱情的粉絲將會轉化為訂戶。

其他品牌也將 Clubhouse 大展身手。目前 Clubhouse 仍無廣告,行銷人員的主要對口是透過 Clubhouse 上的「網紅」或「影響者」,但《內幕》主管波蘭德表示,有品牌已開始和《內幕》的銷售團隊聯繫,並表示有興趣與出版商合作進入 Clubhouse。

一些人推測,Clubhouse 之所以在疫情大流行期間獲得成功,是因為被困於家中的人們正積極尋求「社群凝聚力」,且厭倦盯著屏幕。一旦疫情結束,當用戶們回到辦公室、更頻繁地出入公共場所,Clubhouse 仍然會像現在這樣活躍嗎?

目前答案尚不清楚。然而臉書顯然肯認 Clubhouse 的社群凝聚力,已經推出屬於自己版本的「廣播包廂」,以搶攻語音市場。而波蘭德預測,「我已經對此產生濃烈的興趣,經常在工作完的深夜進行許多對話。從這種意義上說,我認為回到正常的工作環境,不會改變用戶使用 Clubhouse 的方式。」

美國金融媒體《內幕》積極拓展在Clubhouse的市場。圖:截圖自 Clubhouse(Fair Use)

後記一:台灣弄潮兒!出版業緊跟科技的腳步

那台灣的出版業呢?我們或許可以從兩位總編輯身上得到一點觀察。

Clubhouse 熱潮剛燒到台灣沒多久,《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總編輯李柏鋒立刻弄潮,從 2021 年 2 月初起就超前部署經營 Clubhouse,然後短短十天就上手,寫下了〈Clubhouse開房間&主持心法〉與更多網友分享,他笑說:「我發現邀請朋友到Clubhouse 聊聊,比一起吃頓飯簡單很多。」

一個月後,李柏鋒即開了自己的俱樂部,並記錄下成立的步驟,在臉書公開社團「Clubhouse 中文交流社群(使用心得攻略、邀請碼交流、開節目)」與大家交流。不到兩個月,他的追蹤人數全球排名就攀升到 438 名,李柏鋒可謂是台灣 Clubhouse 的專家,他說:「在 Clubhouse 上,我認為好好分享跟好好控場是兩份各自不同的專業工作,並不是都稱為 moderator。」

另一位早早嗅到潮流趨勢的是《八旗文化》的總編輯富察延賀,他在 2 月底就試著在 Clubhouse 裡和《中評網》的記者雷明正(Masa Lei)一起開「房間」,主持了一場關於李登輝的聊天,《產經新聞》台北支局長矢板明夫是主講人之一。富察說:「⋯⋯然後何志偉來了,然後王丹來了,然後羅智強也來了,產生了非常精彩的對話。」

到了 3 月中,富察更是開出了華麗陣容,邀請到《政見 CNPolitics》創始人方可成、《Matters》張潔平、《無岸的旅途》作者李志德以及矢板明夫,一起來聊「過去十多年,中港台媒體生態的大巨變!為何?」如此閃亮亮的陣容及主題,當然吸引了《卓越新聞電子報》嘗試邀稿記錄(可惜未果),然而這也暴露了 Clubhouse 的缺點(或者是優點?),也就是「即時性」、「一次性」。Clubhouse 本身平台並沒有設置「錄音」的功能,所有的參與者在這個意義上確實是「活在當下」。當然,目前所有手機都有側錄功能,但平台也會顯現提醒,請聽眾錄音必須徵得他人同意。

直至 5 月,台灣的 Clubhouse 似乎有些退燒了的時節,富察每次的「房間」都是閃亮亮,他和八旗的另一位知名編輯王家軒請到了當時遠在美國的《低端中國》作者羅谷(Tiff Roberts),還有王丹、矢板明夫這些重量級的中國問題研究者,一起討論「『低端中國』與中國可能到來的經濟危機?」。

在 COVID-19 摧毀了我們正常見面、聚會之際,Clubhouse 秘密入社的性質(需要邀請碼且剛開始還只能使用 iPhone)、自由聚會開房的精神,吸引萬千科技宅男宅女蜂擁而至。

後記二:自由的八九・科技的六四

既然談到中國,且本文刊登之日正逢 6 月 4 日,因緣際會我們也藉此介紹「中國自由的可能」——Clubhouse 上的俱樂部「八九六四」

1989 年還是清華大學學生的周鋒鎖(Fengsuo Zhou),在天安門廣場組建了「學運之聲」廣播台,參與組織遊行示威。32 年後春暖花開的 3 月初,身為當年學運領袖的他創建了另一種新型態的廣播台:Clubhouse 上的「八九六四」俱樂部,他每天上來主持,溫亮堅定的嗓音,在空中零距離地和全世界有興趣的朋友(有些還是翻牆出來呼吸自由的中國年輕人)聊六四。

以 5 月 3 日為例,當天的主題是:「1989的今天,你在哪裡?經歷了什麼?」另一位學運領袖、同時也是現任無國界記者組織榮譽董事的吾爾開希,當天約好稍晚要與周鋒鎖對談,因此他也進入 Clubhouse「房間」,和許許多多青春的、勇敢的、熱愛自由的年輕人,分享 32 年前的故事——他的父親站在人群中試圖呼喚他回家卻來遲了一步,他已是被時代的巨浪推著前進上台,自此骨肉天倫再難重聚。

 5 月 3 日「八九六四」俱樂部當天的主題是:「1989的今天,你在哪裡?經歷了什麼?」。房間中可見知名的六四學運領袖與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王丹、周鋒鎖等人。開始側錄時,上方會出現提醒,請聽眾錄音必須徵得他人同意。圖:截圖自 Clubhouse

正如香港民主派政治家、「立場姐姐」何桂藍在臉書上追憶六四:「也許真正的傳承,是背負起記憶,然後,創造出新的公共記憶。這才是在不斷變化的現實面前,讓一樁 30 年前的舊事,始終保持鮮活的方法。⋯⋯」

Clubhouse,一個新興的、時尚的、科技的社群平台,原來可以如此中性,足以背負起記憶、創造出新的公共記憶,讓自由與公義被「聽」見,如何桂藍所說:「趁在萬籟俱寂,叫地不聞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