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貞玲X羅世宏X胡元輝|對抗不實資訊的「台灣模式」

2021 年 06 月 08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聞識讀, 資訊真偽

陳洧農|特約記者採訪報導

台灣應該是作對了什麼!」羅世宏說道。

回顧 2020 年,台灣平順度過總統大選,抗疫成績斐然。究竟什麼是對抗不實資訊的「台灣模式」?優質新聞發展協會舉辦《台灣如何對抗不實資訊—跨部門合作模式分析》研究報告發表會,邀請在中正大學傳播學系任教的胡元輝教授與羅世宏教授,以及台灣大學新聞所洪貞玲教授共同分享在研究中獲得的啟示與建言。

不實資訊五要素

洪貞玲教授負責執筆本報告中關於政府部門的研究及總結。圖:陳洧農攝

洪貞玲表示,不實訊息生態的要素包含:

1. 操控資訊的政治與商業力量;
2. 專職網軍與行銷產業;
3. 傳播網路與社群平台;
4. 照單全收的使用者;
5. 未盡查證的傳統媒體。

值得注意的是,以台灣而言,提到操作不實資訊的政治力量,除了明顯的境外勢力,也不乏境內的各種政治勢力操作者。另一方面,現在的資訊行銷已經有明顯的對價關係,形成一種產業,並以社群網路平台為資訊傳遞的重要集散地。

假新聞聲新的不實資訊五要素。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政府作為三面向

洪貞玲表示,政府作為分為三個面向:

其一是 2018 年起,鑑於不實訊息已經成為網路時代的嚴重問題,舊有法律難以跟上,因此進行假訊息的管制與執法
其二是改善澄清機制,處理對於政府的攻擊或者關於政策誤解的不實言論。
其三則是推動媒體素養教育,從根本建立抵抗不實訊息的抗體。

政府作為三面向。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2019 年立法院通過了《災害防救法》、《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傳染病防治法》《農產品市場交易法》、《糧食管理法》五個法律的修法。

相對於其他國家,台灣對於不實訊息的因應採取的是分散式的立法模式,而非單一立法,亦即在各類議題的既有法律中,加上能夠對因傳布謠言而造成危害的情況究責的法規。著重在民生、公共安全議題,而非政治性議題方面的修法。

相關立法可點選文中超連結,以「不實」作為關鍵字即可查詢。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另外,由於內容監理高度涉及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媒體主管機關(NCC)在事實查證執法流程上設計了外部的諮詢委員會的機制。也就是媒體的內容監理不能只讓主管機關做裁決,而應該包括外部的公民團體專家或學者。

洪貞玲指出,推動媒體素養的主責單位是教育部,但兩年來相關經費卻逐年遞減,令人質疑:媒體素養有那麼不重要嗎?

NCC 事實查證執法流程與教育部媒體素養政策。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案例與省思

洪貞玲指出,官僚體系由於依法行政的嚴謹程序,以及層層權力節制、文書往返等等,確實相對缺乏效率,相較於 10 分鐘之內就會延燒全台灣的不實訊息,儼然是兩個不同的世界。台灣的行政部門因應這樣的狀況,加速了事實澄清的效率,因此有了所謂的「222 法則」——「標題在 20 字內、內文 200 字內、附上 2 張照片」,除了快速,也要簡潔明瞭。

選舉期間電視新聞違法的部分,在選前的一年共有 7 則新聞因為違反事實查證而損害公共利益,被 NCC 裁罰,總計裁罰金額為 340 萬元。疫情期間電視新聞違法有 2 則案例,包括 2020 年民視談話性節目討論疫情時以標題「發文炫耀得病?確診高中生『熱舞社』接觸廣?」等內容肉搜、指責該高中生在網路上貼文炫耀,跟許多人接觸等等,經 NCC 調查後對電視台進行了裁罰。

洪貞玲認為,從司法的角度來看,與新冠肺炎有關的不實訊息確實有被加強執法。她說,網路上謠言非常多,被起訴、調查的案例也不少,可是最後成案,判決違法的比例是偏低的,這時應該思考:是不是法律構成要件有問題?還是在調查或起訴上有過於浮濫的狀況?

疫情期間電視新聞違法案例與相關偵查或判決。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台灣模式如何可能?

羅世宏表示,以防制不實訊息而言,台灣有一個難能可貴的現象,可稱之為防治假新聞的「台灣模式」,亦即政府、網路平台與公民社會三方合作無間的狀態。「我們的觀察發現,能夠合作緊密,而且這麼和諧有效率,在其他國家並不多見。」

台灣模式:跨部門合作對抗不實訊息。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洪貞玲指出,台灣在 2020 年對不實資訊的防治表現甚佳,究其原因,是因為台灣有足夠的動機,尤其在 2018 年不實資訊造成我國外交官自殺之後,給了台灣深刻的教訓,使得不同部門願意放下歧見,彼此合作。

整體而言,防治不實訊息的利害關係人的協力過程呈現動態與彈性的合作,在不同階段會扮演不同的角色。尤其是民間部門,從一開始的倡議,同時也肩負執行的功能,到最後扮演監督的角色。

洪貞玲說,各個部門在進行不實資訊的防治計畫時,都提到要跨部門的協力,體認到自身的侷限。跨部門的協力過程中,信任與溝通至關緊要,在台灣模式可以看見有效率的溝通與反應速度,是難能可貴的部分。

期許網路平台持續推動媒體素養與新聞發展

羅世宏教授負責執筆本報告中關於網路平台部門的研究。圖:陳洧農攝

羅世宏表示,Google、Facebook、Line、雅虎奇摩、PTT 五大平台的積極配合與投入,使得不實資訊的防制以及媒體素養的推廣更加有效,他期許平台業者能繼續努力,包括持續挹注媒體素養教育的資金、協助擴散本地事實查核組織的影響力,以及協助台灣本地新聞產業永續發展。

他說,在新聞媒體議價法的爭議之後,Google 與 Facebook 都提出未來 3 年將提撥 10 億美元經費在全球協助優質新聞業永續發展,希望這筆經費能留下一大塊給台灣,讓台灣繼續在捍衛民主的最前線發揮作用,假訊息才不會擴散到全世界。

平台業者的作為。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台灣「抗假」的先天體質

與其他國家相比,台灣在不實訊息的防制上可能會面對什麼樣的挑戰?胡元輝表示,這取決於兩個指標:一、媒體是否發揮積極功能;二、民主文化是否鞏固。

若媒體發揮積極功能,不實訊息就會受到抑制。然而根據牛津大學路透新聞研究中心的調查,2020 年在全球 40 個受調查國家中,台灣的媒體信任度排名倒數第 3,顯示出民眾對媒體的信任低落,使得不實訊息的問題的防治越趨困難。

以政治層面而言,台灣解嚴至今僅 30 餘年,民主歷程不長,民主文化相對不夠鞏固。除了台灣內部的政治攻防容易造成社會激化之外,還必須面對境外,亦即來自中國猛烈的不實訊息攻勢,資訊生態非常嚴峻。

胡元輝教授負責執筆本報告中關於公民團體部門的研究。圖:陳洧農攝

公民社會的打假力量

然而,胡元輝指出,在處理不實資訊的過程中,台灣公民社會非常值得自我肯定。早在2013年,大多數人尚未意識到不實資訊的嚴重性時,公民團體「g0v 零時政府」即孕生了對抗不實訊息的組織「新聞小幫手」。

研究中將公民社會依照處理不實資訊的行動面向分為四類:

1. 倡議者,亦即呼籲政府與社會大眾關注該問題的角色;
2. 執行者,主要進行不實訊息的破解工作;
3. 培力者,進行媒體、數位素養的建構,鞏固民主體質;
4. 監督者,針對政府因應不實訊息提出的政策或措施提出建言,避免言論自由受到危害。

公民團體的四種角色。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而事實查核依型態可分為三:

第一類是直接介入,進行不實訊息的破解,例如MyGoPen、蘭姆酒吐司、Cofacts,以及台灣事實查核中心等,多數為非營利組織。

第二類是專案或間歇性質的查核單位,如華視打假特攻隊、沃草、READr。

第三類則是將查核資訊傳達給民眾的機制或管道,像是美玉姨或防詐達人這類Line聊天機器人。

事實查核三型態。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台灣事實查核的活躍

胡元輝說,不同於美國許多事實查核組織直接進行政治人物言論的查核,台灣常態性的查核較少針對政治人物言論,但在總統選舉中,查核單位即時地使民眾了解候選人言論的真偽,使得台灣的事實查核跨入了政治人物言論的領域。

例如開票當晚,傳出唱票與計票不一致的不實影片,若是在民主文化不夠深厚的社會,很可能造成社會騷動。此訊息經事實查核中心查核後,獲得國際事實查核聯盟的最佳更正獎。

關於疫情的不實訊息,截至今年 2 月為止,台灣事實查核中心與 MyGoPen 分別查核了 199 與 69 則疫情假訊息。值得注意的是在 199 則當中,媒體牽涉其中的只有 10 幾個案例,顯示出媒體在抗疫過程中有著不錯的表現,犯錯機率不高。

胡元輝表示,未來要做的事情還非常多。例如,事實查核的生態社群如何擴大?如何運用數位工具結合自身專業,提升查證能力?是否能透過科技把自動化事實查核的能力提升?都代表著未來努力的空間與方向。

檢討與建言

《台灣如何對抗不實資訊—跨部門合作模式分析》研究報告總結。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就立法與執法層面而言,洪貞玲提出需檢討之處,例如在台灣大規模進行修法前,許多謠言的處理都是用《社會秩序維護法》,但從民主國家角度來看,此法有很大的爭議性。此法是戒嚴時期之產物,針對謠言影響公共安寧之行為,由警察機關執法是否適當?是值得省思的問題。

此外,如果台灣的商業媒體有不足之處,政府應該透過政策引導,使媒體生態更加健全。她認為,政府在這方面的態度還是太消極,許多民主國家有很好的公共媒體,但是在台灣,公共媒體始終缺乏資源挹注,無法成長茁壯。

對於網路平台責任的期許,在過去 10 年有非常大的改變,原先被認為是言論自由的場域,在不實資訊的問題浮現後,人們開始思考:如果平台影響力如此巨大,使用者如此眾多,是否必須擔負一些社會責任?然而,讓網路平台承擔責任的同時,勢必也會讓平台握有更大的權力,洪貞玲以日前美國前總統川普遭平台封鎖為例,指出:當我們要求業者為平台上的資訊負責時,也必須留心平台的審核機制,以防平台權力過大。

末了,洪貞玲再度強調,台灣公民社會雖然富有活力與動能,但資源永遠不足,期許在事實查核以及媒體素養的推動能有更多資源挹注。另一方面,傳統媒體受網路影響,營收不斷下降,「有時候我們覺得它好像連生存都有問題,要如何讓它把成本投入做好新聞呢?」她重申,傳統媒體在資訊生態中的影響重大,期盼在這樣的市場競爭中,依然要肩負媒體的社會責任,將新聞專業倫理的底線—事實查證給做好。

精彩待續:〈下半場:羅秉成X蘇正平X劉昌德|「打假」的台灣模式如何可能?如何延續?

編按:

《台灣如何對抗不實資訊—跨部門合作模式分析》研究報告(《WHAT TAIWAN HAS DONE TO COMBAT DISINFORMATION: A CROSS-SECTOR COOPERATION MODEL》RESEARCH REPORT)完整版可至優質新聞發展協會官網下載:

發表會完整簡報附於本文最後。

《台灣如何對抗不實資訊—跨部門合作模式分析》研究報告完整簡報。圖:優質新聞發展協會提供

假新聞與事實查核工作坊》帶我們深入理解資訊超限戰,透過公民的力量探索真實:

🔖 2020年

🔖 2019年

主編:鄭凱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