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瑞德|怎麼跑好社會新聞(1):從 Covid-19 說起

2021 年 08 月 02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聞專業, 新聞背後

王瑞德|資深社會記者・時事評論員

社會新聞是全台灣所有媒體最難採訪的類型,相較於政治新聞、影劇新聞、生活醫療新聞等等,社會新聞所花的時間最久,風險最高,付出又最累,但是只要你是一位傑出的社會記者,不管到那一個單位跑新聞一定都能夠得心應手。

王瑞德

資深社會記者・時事評論員

時間最久、風險最高、付出最累的社會新聞

筆者擁有 30 幾年採訪社會新聞的經驗,從第一線衝鋒陷陣的記者,到指揮報社全國記者採訪的新聞主管,社會新聞是全台灣所有媒體最難採訪的類型,相較於政治新聞、影劇新聞、生活醫療新聞等等,社會新聞所花的時間最久,風險最高,付出又最累,但是只要你是一位傑出的社會記者,不管到那一個單位跑新聞一定都能夠得心應手。

從 2020 年 1 月開始,中國武漢所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像古代傳說中的瘟疫一般,蔓延到全世界,不僅造成上億人確診,更造成 4 百多萬人死亡的慘劇,其中印度曾在一天之內確診人數超過 40 萬人,醫療量能崩潰,成為人間煉獄。

台灣在 2020 年原本因為硬鎖國門、全民嚴守戴口罩、勤洗手防疫,創下全球奇蹟。但是一過 2021 年,先是部桃醫院院內集體感染事件,接著從華航諾富特衍伸到萬華阿公店破口,加上來勢洶洶的是比原始病毒感染強上一倍半的英國新變種病毒,終於使防疫鬆懈的台灣模範生被打的潰不成軍。

以新聞基本屬性分類,病毒瘟疫被歸類為衛生新聞,和環保新聞一起列為媒體的生活組或生活中心,每天出席設於衞福部疾管署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的媒體記者,也大多是各家媒體的生活線記者,問題是這一年半以來,全台灣最大的新聞就是疫情,所以幾乎動員了所有單位的記者,例如明星藝人錄影狀況,或女明星賈永婕如何發動企業界和演藝圈有心人出錢出力添購防疫器材和便當送給醫護人員,藝文界關於舞台劇、演唱會、表演活動停擺,地方記者則負責採訪各地包括餐廳、小吃店、菜市場等百工百業受疫情的影響狀況。

只有社會記者能夠了解的內幕!

但是最重要的還是社會記者,因為從萬華阿公店群體爆發疫情開始,30 幾年來萬華阿公店從 300 家到如今的 172 家,坐枱小姐從台灣籍年紀較大的 50 歲上下,到大陸配偶的中國店,到要小費不擇手段的年輕美眉越南店,更可怕的是,還有根本不屬於任何阿公店員工的伊拉克——就是拉客手段像伊拉克攻擊科威特般可怕的拉客小姐,只要將男客人拉進阿公店內就可以和業者拆帳。

只有社會記者,才會了解整個萬華阿公店的坐枱小姐有多複雜,而且多麼難以掌握其行蹤,這也是事件一發生後,本人就在電視上一再耳提面命,要全面性且火速掌握這些坐枱小姐蹤跡,因為有專門販賣東南亞魚露等零食的業者向我反應,原本他們的訂單都將零食寄往萬華阿公店,後來這些小姐都要求業者寄往中南部,他們憂心忡忡,懷疑坐枱小姐已經逃離萬華南下避難,最後事實證明,他們的憂慮不幸成真。

除此之外,全國確診者的疫調,在去年疫情穩定情況下,可以由各縣市衛生局人員進行,但是當確診者狀況複雜或是有所隱瞞不願完全配合之下,就得依靠警察機關介入調查,透過台灣各地密密麻麻的監視器,和汽機車車籍資料及行動電話基地台追蹤,進一步清查出最詳細的疫調資料,這就得完全依靠警察機關,而社會記者採訪也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

以屏東縣所傳出秘魯嬤孫傳染十餘人的印度 Delta 病毒事件為例,已確診的白牌車司機曾經載過兩個逃逸外勞,當時警察衞生部門曾經找到二人,並且進行居家隔離,沒想到二人竟然逃跑,最後警察系統分別透過南投、雲林警方共同協助逮捕,除了二人 PCR 篩檢呈現陰性之外,相關接觸者也全部進行篩檢,這也是社會記者採訪的內容。

秘魯返屏東的祖孫確診,證實是印度 Delta 變種病毒。影:華視新聞 CH52@YouTube頻道(CC BY-SA 3.0 )

酒店小姐確診案的背後故事

又如去年台灣第一起酒店小姐確診案,竟然演變成全台八大特種行業為她一個人而被迫集體關門!

當時這一位家住桃園的女子,搭計程車到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一家高級酒店上班,不料確診後因為不願讓家人知道她的工作,使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在公佈她的身分時多所保留,更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她竟然是我道上好朋友所開設旗下酒店內的坐枱小姐!

好友是竹聯幫第一代元老堂主,是竹聯幫精神領袖陳啟禮的左右手,當年陳啓禮在香港醫院過世時,他就隨侍在側,但因厭倦江湖上打打殺殺的日子,不抽煙不喝酒的他在台北市開起聯鎖酒店,但是禁止藥頭進入其酒店賣藥,他的酒店是台北市少數沒被大麻、搖頭丸等毒品攻佔的淨土,沒想到卻因為旗下小姐染疫,最後造成全國八大行業被迫集體停止營業的悲慘命運。

説來諷刺,也因為去年被迫停業太久,結果當可以恢復營業時,政府開出的條件是全面落實客人實名制,否則一旦查獲就勒令歇業,所以台北市裝潢花費和經營成本較高的酒店業者為了永續經營,被迫清一色落實酒客的實名制,但是此舉卻嚇跑了一些不願留下個人資料的客人,結果紛紛轉往根本沒落實實名制管理的萬華阿公店尋花問柳。導致當阿公店疫情大爆發時,雖然同樣殃及全國八大行業被迫停止營業,但是台北市卻從頭到尾都沒有傳出酒店小姐或客人染疫的消息。

案例 379 台北酒店女公關的疫調完成。影:華視新聞 CH52@YouTube頻道(CC BY-SA 3.0 )

大膽假設一定要小心求證

過去受過正統新聞教育的社會記者,在面對疫情新聞報導時,大膽假設一定要建立在小心求證,絕對不能道聽塗說人云亦云,但是此次疫情期間太多非新聞專業的政治力介入,往往放屁當爆料、爆料當證據、證據當放屁,許多未經查證的傳聞竟然煞有介事當做新聞報導,包括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就指控政府扶植高端和聯亞等國產疫苗,是爲了炒作股價賺錢,少數名嘴在電視上無的放矢,政論節目大肆討論,最後媒體再拿來炒新聞,事實上連個人頭買賣的證據都拿不出來,竟然可以造成高端股票連跌六根停板!如果有人有心想要影響股價,那他們辦到了!

更沒想到竟然有人會故意將政府機關正在審查的國產疫苗內部機密資料,偷偷提供給特定政治立場人士,而且所提供文件斷章取義,企圖破壞國產疫苗核准上市,過去的媒體常接獲這種爆料文件,但是往往七分真、三分假,偏偏就在最關鍵處造假,所以一定要找相關專家旁敲側擊、設法求證,絕不能見獵心喜直接刊登。大膽假設卻沒做到小心求證的結果,就是使自己吃上刑事和民事官司,媒體記者雖然可以摘奸發伏,但是不循正道的結果,自己沒有法律免責權,過去就不乏因為缺乏求證惹禍,不僅被判處罰金,甚至嚴重到判刑入獄的結果。

03 年 SARS 肆虐,率領社會組衝鋒陷陣採訪的驚險故事

在 SARS 肆虐台灣期間,起初因為死亡率驚人,加上不知如何預防,全台灣人民驚慌失措,尤其在馬英九當台北市長的和平醫院宣布全面封院後更是一場災難,除了毫無章法缺乏策略的全封方式,造成院內集體傳染最後演變成重大傷亡悲劇之外,在和平醫院外面守候的媒體記者,也正式進入 24 小時緊迫盯人,當時不管是報社或電視台,都不准採訪記者回辦公室,而不少記者怕自己不小心染疫也不敢回家,最後這些記者集體投宿在附近一家飯店,沒想到這家飯店的老闆在得知記者們竟然集體投宿在自己的飯店後大驚失色,竟將飯店經理開除!怕消息傳開後影響飯店生意。

而原本負責採訪疫情的生活組記者因人手不足,就算投入市政組記者也不夠,最耐操的社會組記者當然就被賦予半夜到清晨最辛苦的守夜任務,每天分幾班輪流排班,當時被迫封在和平醫院的人們為了表達意見,通常採取丟紙條的方式,但是當時率領《自由時報》社會組的我不准同事去撿紙條,理由很簡單,和平醫院封院就是怕病毒外流,如果丟紙條的人是帶原者,你撿了對方所丟的紙條會有什麼後果?

結果有一天我最害怕的事還是發生了,我所排班的社會組同事有一位很高的男記者,當天負責守候在和平醫院外,他突然半夜打電話給我,説他人在發燒!由於當時 SARS 是在發燒後才有傳染性,我非常緊張,因為他是獨子,萬一因此染疫該如何是好?

我把他帶到馬偕醫院急診室,因為馬偕當時也是負責收治 SARS 病患的責任醫院,所幸經過急診室醫師檢查後,發現他是因為感冒喉嚨破洞發炎發燒,與 SARS 無關,我才鬆了一口氣。但是等候拿藥期間,突然保全警衞傳來 SARS 病患將要進入的警告,結果不到 5 秒鐘,急診室內走道空無一人,所有人全部躱開!當時現場緊張氣氛,我至今仍歷歷在目。(未完待續)

2003 年 SARS 台灣孤獨防疫,和平封院獲得慘痛的經驗和教訓,從此台灣疾病管制機制重新大改革。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編按:

今年《卓越新聞電子報》的主題是「什麼是好的OO新聞」?其中「社會新聞」的領域,我們很榮幸邀請到資深社會記者王瑞德來與讀者分享。

王瑞德採訪社會新聞 30 幾年,在第一線熱血跑線的時候就常常採訪到獨家重大新聞,之後升任《自由時報》社會組主管,指揮報社全國記者採訪社會新聞,對於什麼是好的社會新聞?怎樣跑好社會新聞?王瑞德都有非常獨到的經驗和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