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靜梅|在疫情陰影下追趕跑跳碰!東京奧運即時新聞採訪紀實(上)

2021 年 08 月 11 日 | 卓越新聞電子報, 新聞專業, 新聞背後

林靜梅|卓新獎得主・採訪 2020 東京奧運的公視記者

場館人員在面對記者(或說轉播商),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決定你是否能夠進入採訪區,決定你是否能夠採訪選手,甚至決定你能否暢所欲言,或點到為止問問題,當下我只想大聲吶喊,那個新聞自由的普世價值,在東奧期間是染疫住院了嗎?

林靜梅

卓新獎得主・採訪 2020 東京奧運的公視記者

沒有最挑戰,只有更挑戰。

去過日本福島採訪核災後續,令人恐懼輻射威脅健康;在香港採訪反送中對抗,令人憂心吸入大量催淚彈,會傷及眼睛與肺部;前往卡達採訪聯合國氣候峰會,令人焦慮回教國家,可能對女性加諸的採訪限制。

出國採訪考驗的,不單單只有新聞專業本身,還有大量無法預設、掌控的突發狀況,測試著記者的抗壓性與應變能力,以為過去已經遭遇過各式困難,稱得上身經百戰,但在疫情嚴峻時期,又在嚴格保護影像版權的東京奧運賽事,我這才體會何謂難上加難。

此次東京奧運,愛爾達電視是台灣的主轉播商,與公視、東森電視,組成聯合採訪團,每家各派兩組記者(兩文字兩攝影),持的是可進場拍攝賽事的轉播商證件。

採訪先決要件:「時時證明」自己無病毒

這趟採訪任務最先決的條件,就是要「時時證明」自己無病毒,我計算過,從出發前 4 天的兩次 PCR 檢測,入境當天與入境後連 3 天,共做 4 次,接下來每 4 天做一次,原本規定期滿 14 天要再做一次,總之,算一算 19 天內,規定要做 9 次相關檢驗(包括鼻咽與唾液)。而出發前,必須先下載「日本健康管理系統」OCHA App,還沒入境日本,要開始提交體溫與健康資訊,到了機場要出示 App,否則無法登機。

日本大開邊境,讓眾多國外工作人員,免去在日本旅館居家檢疫 14 天,以東奧泡泡模式管理,確實有極大的風險,將境外的 Covid-19 病毒帶入日本社區,因此以密集檢測防堵病毒的政策,大家都配合。

另外,還要詳讀「防疫手冊」,內容具體規範採訪的地點、長度、形式,進入場館要事先申請,一家媒體只能兩人進入採訪,限制在特定區域採訪,距離運動員要保持 2 公尺距離,採訪不能超過 90 秒。由於採泡泡模式,嚴格限制移動,只能前往場館與旅館就近的便利商店,手冊也明確表示,有需要時,會使用 GPS 監控工作人員與記者的行蹤。

東京奧運發給媒體人員的賽會防疫手冊。資料來源: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

以防疫之名,以保護日本民眾之實,雖可理解,但嚴格限制採訪的規定,根據日本共同社報導,賽前美國有超過 10 家媒體,致函東京奧組委,憂心防疫規定恐與新聞自由精神背道而馳,也質疑管制對象只有外國媒體,日本媒體卻不受限。

儘管如此,相關規定照常執行,增添採訪過程中的諸多障礙。

首先,必須確保自己沒有染疫,帶來極大的心理壓力,出國工作很容易工時過長、睡眠不足大爆肝,若出現上呼吸道的輕微症狀,如喉嚨痛,咳嗽,就會擔心自己是否染疫,若染疫,近日受訪的選手會不會遭受池魚之殃而無法出賽,無形陰影始終縈繞,於是日日戴上兩層口罩,不停以酒精消毒雙手,不敢輕易脫罩進食與喝水,未先染疫恐先得妄想症與強迫症吧。

圖1:林靜梅少數幾張奧運側拍照|圖2:奧運採訪證|圖3:因應 2 公尺 90 秒專訪必備的「Boom 桿」(收音桿)|圖4:Boom 桿也是會帶來職業傷害的,一不小心就會被伸縮桿夾傷流血。圖:林靜梅提供

新聞自由的普世價值,在東奧期間是染疫住院了嗎?

而採訪選手也絕不可能臨時起意。

我在 24 日被安排前往採訪柔道項目,我們必須在 23 日上午 9 點提出申請,由轉播商人員提交後(非記者自行、自由申請),在經過審核通過,才能到場取得一張當日採訪許可的「貼紙」。

要先設想自家選手,會一路過關斬將,基本上同一天所有時段先申請先贏,以當日柔道比賽來說,場次 1(Session 1)是 11:00 到 14:30,場次 2(Session 2)是 17:00 到 19:50,但不知是忘記申請?還是申請被駁回?第一天跑正式賽事,奧運菜鳥未被通知,自己也不懂確認,直到在現場才被工作人員告知,場次 2,不能待在混合採訪區,看著中華隊選手楊勇緯,在晚間打入金牌戰時,卻被請出採訪區,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這是中華隊此次東京奧運的首面獎牌,更何況有可能是金牌,我被派到現場,如果無法採訪選手本人,恐怕只有切腹自殺的選項,現場我不斷溝通,也向後台求救,後台只請我繼續溝通,要現場溝通我何必求救。場館人員(外國籍)令人非常不能理解,因為還有太多採訪空位,他們掌握生殺大權,而我們國家的選手即將獲得非金即銀的獎牌,以及我的採訪能有多長?90 秒!總之我不能死心更要厚臉皮,不斷乞求(真的說出「I beg you.」),最後總算求到他們安排一個空位給我。

一切就順利了嗎?當選手楊勇緯走過來,停在我們面前,哽咽說想得金牌之前,場館工作人員竟不顧我們已經架設好設備,朝我們揮手表示不能採訪,直接引導選手至出口離去,要是在台灣,工作人員這樣做沒被我破口大罵個 10 分鐘,我就枉為記者,但日本武道館不在我的國家,更不是我的主場,我不斷呼喚楊勇緯,幸好他停下腳步受訪,這才免於我切腹自殺的危機。

這則林靜梅「求來的」採訪,獲得了超過百萬的點閱,連她自己也直呼驚人。由於只有愛爾達有網路轉播權,所以林靜梅的採訪在網路上就變成「消失的記者與所屬媒體」了。影:愛爾達體育家族 ELTA Sports@YouTube頻道(CC BY-SA 3.0 )

場館人員在面對記者(或說轉播商),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決定你是否能夠進入採訪區,決定你是否能夠採訪選手,甚至決定你能否暢所欲言,或點到為止問問題,當下我只想大聲吶喊,那個新聞自由的普世價值,在東奧期間是染疫住院了嗎?

我與另一組同事林曉慧在後來的採訪,都再遇過採訪現場人數不多,也保持了社交距離,但卻在採訪尚未完成,被場館人員一再阻止的情況,之所以要特別記仇,在於我個人不免比較少見到歐美與日本媒體遇到採訪一半,被強勢中斷的情形,當然也許是我運氣差,剛好遇到比較難搞的場館人員也說不定。

我想疫情下除了病毒本身造成採訪的陰影,其實防疫手冊上也明講,若採訪者不遵守相關防疫規定,最嚴重會取消資格,遭拔證處分,我認為這也施以無形的陰霾,很難像在台灣一樣,振振有詞去捍衛採訪權,畢竟惹惱對方,可能付出慘痛代價。

嗆辣俠女林靜梅雖然因為奧運規定與轉播權的原因,在這支影片中還是「消失名字的媒體與記者」,但她仍然不改本色地忠實紀錄下採訪的艱辛與不易,同時也貫徹了追求新聞自由的新聞魂。影:愛爾達體育家族 ELTA Sports@YouTube頻道(CC BY-SA 3.0 )

一個人的武林:採訪規定造成超長工時

莊智淵在桌球男單 16 強賽事對上埃及選手阿薩爾,是「一個人的武林」。圖:Getty Image (CC BY-NC-SA 3.0 International)

另外,場館規定一家電視轉播商,只能有兩人能進入採訪,也讓工作無從換手。7 月 25 日我到跆拳道場館採訪兩位中華隊選手黃鈺仁羅嘉翎,其中羅嘉翎雖賽前未被看好,但爆發力十足,一路闖進銅牌戰,當然很替選手高興,也很榮幸見證這一刻,只是當天早上 8 點半出門,隔天半夜 1 點半才回到旅館,工時長達 17 小時,接著白天 10 點半,繼續上工,工時過長到必須請主管向基金會工會報備。

至於為何隔天不排休假或是晚一點的行程呢?因為場館採訪提前申請不能更改,如果我不拖著疲累肉體,繼續前往採訪跆拳道比賽,採訪團也無法由其他記者頂替採訪。

連續多日超長工時著實讓我精疲力竭,因而錯失一場重要比賽,我事後悔恨不已。

7 月 27 日排定我去桌球單打比賽,當天台灣有 4 位選手出賽,包括上午 10 點的林昀儒,11 點鄭怡靜、12 點陳思羽、以及晚間 9 點半的莊智淵。報導比賽是這樣,如果選手首輪淘汰,就處理到這裡,相對輕鬆,但如果選手一路挺進,肯定要報導最新鮮的賽事,因此會林昀儒挺進到多遠,我們就追隨多遠,以最新賽事為主,也就代表之前拍的那些場次,幾乎用不到。

這種白做工也是甘之如飴,因為選手贏了讓人非常開心,而當天以兩則報導,處理前 3 位選手,完工已是晚間 8 點,在這之前,我已回報會先放掉晚間 9 點半出賽的莊智淵、與陳思羽,因為工時實在過長。

莊智淵這場對上埃及選手阿薩爾(Assar),我在旅館透過手機觀看,打得精彩無比,鏖戰 7 局雖落敗仍贏得喝采,因為他奮戰到底。由於這次疫情因素人數限制,莊智淵的教練無法一同前來東京,比賽時獨他一人在場,喊暫停時自己坐在教練位上,孤獨身影實讓國人心疼與敬佩不已。

那天可以進桌球場館採訪的,正是我跟攝影兩人,可恨的是,氣力放盡沒能留到最後,守候老將拚戰,並採集他當下的心情,我個人是有對不起全國觀眾的自責。這天我敗給精疲力竭,儘管是留得青山在的人道考量(過勞可能導致心疾惡化),實屬無奈。

但也是緣分注定吧(自己說),5 天後又排我前往桌球場館,採訪男、女子團體賽,這次發誓絕不遺漏任何選手,咬了牙也要跑好男女比賽,又是爆肝的一天,工時又違反勞基法得向工會報備,上午的男子比賽,採訪了莊智淵、林昀儒、陳建安,硬是寫出:

第 3 點單打,再度由莊智淵披掛上陣,這次他不再是一個人的武林,因為場邊有小林,還有隊友教練當啦啦隊,下場時有人遞水給他,場上一出現好球,也會全體站起來替為他加球打氣。

寫出這段,我想自我療癒的成分居多。

圖1:東奧記者會記者席為徹底防疫,全部用壓克力板隔開|圖2:空曠的記者寫稿區|圖3:記者不只要採訪,更有撰稿、過帶等壓力|圖4:各國記者都一樣,拖著疲累的身體,也要在回旅館的接駁車上趕稿。圖:林靜梅提供

40 歲的莊智淵,一個人的武林感動了全台灣人。而 19 歲的小林同學——林昀儒,他眼中的武林又是怎麼樣的風景?

愛爾達、公視、東森三大電視台的聯合採訪團必定有磨合,林靜梅這位資深記者又是怎樣用敏銳的新聞鼻挖掘出動人的體育故事?

請見:〈林靜梅|在疫情陰影下追趕跑跳碰!東京奧運即時新聞採訪紀實(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