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卓新沙龍紀實 No.2|太魯閣號事故報導的速度、準度與深度 林瑋鈞:以最少人力做最多的事

2022 年 06 月 16 日 | 卓新沙龍, 卓越新聞電子報, 活動紀實

donation

陳洧農|特約記者採訪報導

「會看新聞的人想要的就是資訊,你給他太膚淺的資訊,其實你對不起他,也對不起自己。」—-林瑋鈞

突發新聞極度考驗新聞台在最短時間提供正確資訊的能力,2021年TVBS的「太魯閣號事故」報導,便是以其迅速、準確、以及出色的調度能力獲得卓越新聞獎評審團激賞,奪得該年度的突發新聞獎。本次卓新沙龍特別邀請到現任TVBS新聞部執行副總監林瑋鈞主講,並由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擔任主持人。

有著25年媒體經歷的林瑋鈞,除了分享她是「怎麼做新聞」,更讓大家踏入新聞人的思考領域,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TVBS新聞部全體動員

林瑋鈞表示,大家所熟悉的每日電視新聞,通常一則新聞只需要一組記者,大一點的也只要兩三組就能解決;而像太魯閣號事故這麼重大的突發事件,由於新聞訊息需要不斷更新,幾乎需要所有單位一起聯手提供內容。然而,太魯閣號事件發生時,正好是清明節連續假期,公司裡上班人員不到平日的一半,迫使他們「以最少的人力,做最多的事。」

林瑋鈞逐步解說當天的報導過程。根據國家運輸安全調查委員會的調查報告,當天早上九點二十八分事故發生時,司機當場罹難。當時在不同車廂的列車長因為無法呼叫到司機,只好聯絡調度中心,這時他們都還以為只是跳電,不知道已經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故,直到約九分鐘後列車長才確認火車出軌。

九點二十八分到十點間,TVBS台北的生活組記者發現,網路上已經陸續有消息傳出,但是還無法確認事故規模、種類等詳情,因此除了透過在網路搜尋與查證之外,也聯絡花蓮的駐地記者協助調查。林瑋鈞說,當時花蓮駐地記者正在壽豐鄉採訪,突然聽到無線電不斷響起警消呼叫救護支援。

新聞部也不斷跟台鐵進行求證,並透過台鐵工會及相關人脈了解詳情。在十點零七分進行電話連線。這時交通線的記者已經掌握了相當完整的資訊,包括發生的時間、車廂、車次、發生的原因等。

在資料影片中可以看到,當時連線的記者張允曦提到了在網路上看到的圖片或影像等。有人可能會疑惑,當時為什麼不使用這些資訊呢?林瑋鈞說明,除了技術面的原因外,也因為這些資訊在引用之前,都必須經過查證。再者,除非是張貼在公開社群媒體的資訊,否則在使用前,都必須徵得當事人的同意

胡元輝指出媒體素養教育更形重要。(陳曦攝)
林瑋鈞表示,雖然突發新聞不見得每天都有,但是記者每天都必須累積自己對新聞的態度與反應。

為了因應需要不斷更新的資訊流,記者團隊使出渾身解數,努力找出事件各個面向的資訊。例如社會組要透過消防署與消防隊了解搜救進度,駐地記者則詢問當地警消是否能協助回傳照片、以及當下車次調度的狀況、傷患分送哪些醫院等。當時辦公室拼命地問訊息、查資料、求證;攝影記者也不斷回傳、下載、上傳影像。

中午過後,基於搶救需求,現場已經被封鎖,但是又不能讓觀眾重複看早上的資料,因此新聞團隊開始進行效果圖的整理。林瑋鈞說,即便是效果圖也不能過度偏離現實,所以必須要查證才能開始作圖。除了事件本身,還特別整理出台鐵歷年來的重大意外,讓觀眾參考。為了及時呈現這些訊息,編輯台跟後製組甚至沒辦法好好吃中飯。「這真的是整個新聞部總動員。」

新聞的不同視角

林瑋鈞表示,新聞團隊並沒有把目光侷限在事件現場,而是顧及了各種事件發生後,可能受影響之處。例如,考慮到當天是連假,大家要返鄉、出遊,火車的輸運可能因此中斷,因此記者也到台北車站了解狀況。此外,記者還調了樹林車站,也就是太魯閣號的第一站,民眾上車的畫面。

為什麼要民眾上車的畫面呢?林瑋鈞說:「我覺得新聞其實都是人的故事,也是歷史的軌跡,而看到這麼一個大家高高興興出門的場面,就會更讓人覺得世事難料。新聞總要有能夠Touch人的地方,去調這樣的畫面,是要讓大家有人性的感覺。」

記者甚至調借到了事發一個月前的,列車司機經過邊坡工程的主觀鏡頭。藉由這樣的畫面,讓觀眾想像,司機在看到原本應該是暢通的邊坡地帶,竟然有工程車停在軌道上時,是什麼樣的感受。

傳輸設備的運用

曾到英國修讀新聞傳播科技的林瑋鈞表示,傳播科技的進化使得突發新聞的報導有了長足的進步。例如故事背景設定在1998年的韓劇《2521》中,身為記者的男主角聯絡時用的是呼叫器或是以前俗稱的「大哥大」,連線時還得找市內電話,才能確保訊號穩定。

隨著科技的演進,新聞的傳遞已越趨便利。現在進行實況轉播最常見的就是SNG車,或是可拆卸的Fly Away車(攜帶式衛星通訊系統)。令林瑋鈞印象深刻的是,2006年傳出邦交國查德共和國可能與我國斷交的消息,因此時任行政院長蘇貞昌擬出訪斡旋,新聞團隊於是先行將Fly Away、衛星電話設備及工程人員送往當地。不料,在院長出訪前查德就與我國斷交,結果院長跟記者都沒出國,徒留設備和人力在現場。

胡元輝指出媒體素養教育更形重要。(陳曦攝)

林瑋鈞分享採訪過程中,將笨重的傳輸設備運送到新聞現場,卻發生新聞當事人取消行程的案例。

由於現今電信訊號普及,所以能使用更靈巧的4G車,不像SNG車使用的是衛星天線,訊號容易受到大樓的阻擋。另外還有4G包,外型就像一個背包,只要一個攝影記者跟文字記者就可以即時連線。太魯閣號事件現場,記者第一場連線使用的就是4G包,剛好彌補了SNG車難以停靠在邊坡地形的不足。

胡元輝指出媒體素養教育更形重要。(陳曦攝)

林瑋鈞分享TVBS的4G車隊,以及4G車內部傳輸設備。

此外還有一些科技能夠靈活運用,像是空拍機、GoPro(運動攝影機),甚至IP Camera(網路監控攝影機)也在南方澳斷橋事件時提供了關鍵影像。智慧型手機更是有著莫大的潛力,除了體積小、攜帶方便、畫質也越來越好,更重要的是,除了拍攝之外還可以進行剪接跟過音(配上解說旁白)。因此現在TVBS也在積極訓練記者使用手機進行拍攝、剪接

林瑋鈞表示,攝影記者或工程人員對於設備固然比較熟悉,但其實文字記者也要了解,因為他們在做新聞報導的時候也要思考,這則新聞可以用到什麼器材?怎樣才能讓我的新聞最快呈現?例如2015年復興航空空難, TVBS的員工就在第一時間將捕捉到墜機瞬間的行車紀錄器影像回傳給辦公室。

胡元輝指出媒體素養教育更形重要。(陳曦攝)

宜蘭蘇澳設置的網路監控攝影機,正好拍到南方澳大橋斷裂瞬間,意外成為新聞素材。

畫面之於電視新聞

有人問到,對電視新聞而言,生產影像或畫面的必要性是否成為了一種迷思,以至於曾經出現「記者拿著溫度計測量雪的深度」這樣的事?

林瑋鈞表示認同:「現在相對好一點了,以前真的是沒畫面不行。」她說,很慚愧地,用溫度計量雪的就是TVBS記者。這件事讓TVBS有過內部檢討,因為許多年輕記者很努力找訊息,但是在報稿給主管時,總是會面臨這句話:內容很好,可是要有畫面,你有什麼畫面?

她說,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中有類似的台詞,就是因為劇組曾經在他們的辦公室旁聽,發現主管常常在問:你這條有什麼畫面?「這句台詞真的就是我們的日常。因為我們不得不問記者有什麼畫面。可是當畫面過於浮誇、越線的時候還是必須把記者拉回來。」

林瑋鈞表示,電視新聞對畫面的迷思使他們對所謂的「三器新聞」又愛又恨。「因為三器的確捕捉到了第一時間的影像,那個影像當然就是新聞最原始的面貌,但它也有可能失真,因為可能是片斷的。」因此他們現在都會跟記者溝通,如果要用三器的影像,只要用關鍵的部分就好,不能完全依賴。(編按:三器是指網路瀏覽器、監視器、行車紀錄器

邱家宜表示,電視台對於畫面的執著確實是一個需要不斷反思的議題。林瑋鈞回應,三器新聞的現象已經引起新聞業界的重視與檢討,認為不該再讓三器如此氾濫。而播出影像的性質也要謹慎,例如霸凌、虐待等敏感題材的畫面都不能出現。「有時候我們要提醒記者站在觀眾的立場去想:你呈現的東西會給他什麼樣的感受?

胡元輝指出媒體素養教育更形重要。(陳曦攝)

邱家宜說,其實收視率不是毒藥,但千萬不能當成當靈藥。

與閱聽人一同成長

被問到「電視新聞怎樣才會更好?」林瑋鈞表示,其實同業競爭的壓力可以刺激他們思考自己是否有所不足,因此有良性競爭的意義。「至於收視率,我真的很希望沒有收視率的壓力(笑)。因為我在商業媒體,所以我也不能完全不看這個,但是老實說,如果沒有收視率的壓力,真的可以做太多更有意義的新聞。」

然而,林瑋鈞並沒有徹底否認收視率的重要性。她說,新聞部每天都會分析,什麼樣的內容會有好的收視率,發現其實收視率最好的不見得是我們以為的八卦、娛樂。「有時候反而是你挖深一點,不見得是獨家,而是你挖的東西更深入,是不同面向,或是各台都沒有探討到的問題,反而更吸引觀眾。」

她覺得,其實觀眾已經慢慢被培養出一定的水準,常常對未盡完善之處給予指教。「會看新聞的人想要的就是資訊,你給他太膚淺的資訊,其實你對不起他,也對不起自己。